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

首頁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新”羅格酒吧

書簽

第二百六十八章 “新”羅格酒吧

第七重奏01
    沒想到這三個混蛋在羅格營地的人望竟然也會那么好,步出傳送廣場以后,冒險者還有很大一部分不肯散去,浩浩蕩蕩的尾隨在后,一路嬉笑怒罵,不知情的平民還以為是冒險者在集體游行示威,一個個嚇得魂飛魄散,遠遠的躲了開去。

    直快到了拉爾家門口,這些冒險者才逐漸散去,眼見家即在望,拉爾臉上激動的神情越發明顯,已經得到消息的紗麗阿姨迎門而出,遙相接望,他這心里一個美滋滋的呀,嬌妻賢淑,兒女孝順,事業有成,人生最求的不是就這些嗎?

    這sao包大步迎上,正待擺幾個霸氣的POSE,重震一下夫綱,也好讓紗麗知道自己的丈夫如何了得,心里想著她揮淚飛奔而來,心醉神迷的撲倒在自己懷里,大庭廣眾之下獻上香吻,并開始不斷懺悔自己以前嚴厲和霸道的言行,發誓從此改過自新,保證乖巧聽話,你叫我往西我就絕對不敢往東。

    心里極度YY著,拉爾的腦子像被震龍踹過一般,露出****又白癡的笑容,就差沒流出口水了,那傻氣沖天的模樣頓時將我們旁邊幾個驚得一退再退,不敢靠近以其為圓心的半徑十米范圍之內,用道格的話來說就是:大家閃著點,傻氣是會傳染的。

    很快,腦內補完的拉爾回過神來,擦了擦口角,閉起眼睛一臉的深沉,此刻,對面的紗麗阿姨也是沉默不語,兩個人遙遙對立,頗有點絕世高手對峙時的蕭然肅殺,許久,拉爾深呼吸了一口,睜開眼睛,給紗麗阿姨來了一記歐陽鋒的電眼,然后眼神一凜,作悲天憫人狀,緩緩抬起右腳,左手叉腰,右手舉“劍”,腦袋不偏不倚,呈38.5度仰望。

    哦哦,眾人沸騰了起來,這姿勢,這表情,這神態,莫非就是小說《屠龍的黃金圣騎士之阿依西德路傳(附插圖版)》里屠龍后的經典POSE?

    雖然阿依西德路腳踩的是黑龍頭,拉爾腳踩的是糞草垛,雖然阿依西德路是身穿阿凱尼的榮耀,肩披龍族的閃光,頭戴諧角之冠,手舉阿里歐克之針,拉爾則是一身千瘡百孔的藍色鎖環甲,一襲破洞漏風的帆布披風再加頂鐵鍋般的骷髏頭盔,手里舉著的更只有一把白板長劍,但是卻絲毫影響不了他此刻表現出來的風度和氣質,那毫無瑕疵的姿勢,簡直已經完全和阿依西德路的身影重合在一起,憂郁滄桑的眼神,沒有絲毫勝利的喜悅,正如阿依西德路屠龍后表現出來的那股無敵天下的寂寞,一看就知道是經過千錘百煉的演習才能達到如此高度,對此圍觀的群眾紛紛給予熱烈的掌聲,并表示若阿依西德路地下有知,也會發來后續有人的感慨賀詞。

    一股無邊的煞氣,頓時將群眾掌聲愕然中止,就連已經完全代入了屠龍角色的拉爾,那踩在糞草垛上的小腿肚子也開始瑟瑟發抖,只見紗麗阿姨伸出白皙的食指,輕輕朝我們的屠龍勇士拉爾大人一勾,其威力堪比佛祖的拈花一指,拉爾是笑了,不過是媚笑,諂笑,屠龍勇士瞬間變成了小哈巴狗,乖乖的跟在紗麗阿姨后面進了屋子。

    “大嫂,你大嫂又怎么了,我可是一家之主,難道想做什么還得跟她匯報不成?”待大門關上以后,眾人面面相窺,皆是忍俊不禁,此時道格捏著鼻子,怪莫怪樣的學著拉爾的腔調說道,更是如同一條導火索,將眾人忍在肚子里的笑聲爆發出來。

    “吼!!!道格,你給我記住……啊,我的小紗麗,輕點……”屋子里傳來拉爾的咆哮,剛說到一半,便化為求饒的悲鳴聲。

    “哈哈……”眾人的笑聲更是響徹羅格,可憐的拉爾,期待這糗事別傳到魯高因里去吧。

    不過,隨后屋子里隱約傳來的紗麗阿姨哽咽的怒罵聲,卻是讓剩下的一幫子冒險者,特別是還未成家的,更是感觸良多,譏笑中也帶上了幾分羨慕,甚至連道格和格夫這兩個老條子也嘀咕著是不是該找個伴比較好,有個老婆管著,似乎也不錯啊。

    “大哥哥~~”

    身體不長,心理卻越發成熟的小莎拉,也多愁善感的靠在我懷里,用那晶瑩剔透的緋紅色眸子緊緊的凝視著我:“以后大哥哥要是像爸爸那樣騙人,莎拉也會擔心哭泣的。”

    “怎么會呢?天底下除了拉爾那笨蛋,還有誰忍心騙我們最漂亮可愛的小莎拉呢?”我將她小小的嬌軀摟入懷中,連撫帶哄的安慰著,想了想,又眼巴巴的補充了一句。

    “不過,莎拉也不能像紗麗媽媽那樣,對大哥哥那么兇哦。”

    “莎拉以后,一定會很乖,很聽大哥哥的話的。”小天使乖巧的點著頭,用無邪而又認真的表情應道,幼嫩的手指輕輕在我的臉上細撫著,然后湊過粉紅色的小腦袋,櫻唇輕點的在上面親了一口。

    嗚嗚~~,簡直是可愛斃了,真是愛死你這小天使小蘿莉了,走,我們現在就回家鋪……,不,是洗澡,哦,也別誤會,我的意思是說小莎拉剛剛被臭氣熏天的拉爾抱了,得好好洗個澡才行,無論是剛剛一閃而過的念頭,還是現在的解釋,都絕對沒有更深刻的含義。

    一臉嫉妒的看我和莎拉恩恩愛愛的離開以后,道格和格夫也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和安達利爾戰斗了整整一天,他們早就乏的不行了,這次得好好睡上個三天三夜才行。

    “各位兄弟,敬請期待幾天以后的‘偉大的野蠻人戰士道格與他兩個配角隊友與安達利爾不得不說的對戰’之精彩現場解說,兄弟我先去補一覺了,不送。”說著朝眾人罷了罷手,離開了。

    其他冒險者理解的歡呼了幾聲――哪個冒險者回來以后不是要先睡上一大覺,更何況是和安達利爾大戰歸來,對于羅格第一吹牛大王道格的對戰解說,他們也是期待不已,甚至有幾個打算這兩天出去的冒險隊伍也決定將日期延后幾天。

    接下幾天,吉爾老頭似乎還在思索著我那幾句話,爭取一朝“頓悟”,連我帶走莎拉都只是小有微詞,整個羅格營地除了剛剛回來的拉爾三人之外,就數騎著小雪四處亂逛的我和莎拉最為顯眼,“凡大人和他的小妻子”的八卦再次傳遍整個羅格營地,在“有心人”的引導下,我和莎拉儼然已經成了整個羅格營地公認的一對,這下應該不會再有人敢sao擾莎拉了吧,除非他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為自己有那個實力承受我的怒火。

    除此之外,羅格營地是格外的寧靜,道格和格夫這兩個家伙睡得跟個死豬似的,去旅館看過他們幾次,連我以前從電視上的“穿著內褲就能環游世界的兩兄弟”里領悟來的聚光點火dafa也沒能叫醒他們,看到身上著火的道格竟然還能呼呼的發出鼾聲,我不由第一次從打心底里佩服他,至于拉爾,這可憐的家伙天天窩著家里,正絞盡腦汁的安慰著余怒未消的紗麗阿姨呢,同情他。

    第四天,路過酒吧時偶爾看到里面熱火朝天的情景,莎拉俏生生的提議進里面瞧一瞧,我估摸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便帶著她走進了酒吧,真懷念……不,應該說更多的是傷感才對,這里的每一根木頭都是我出的錢啊!!

    進去的酒吧大門旁邊,高高的掛了一個牌子:“新”羅格酒吧。

    “大哥哥,為什么大家都不說話了。”剛剛還喧囂不已的酒吧,自我踏入大門的那一刻開始,便仿佛被施展了靜音魔法一般,悄然無聲,有些擺舞著肢體動作的野蠻人,更是夸張的將動作停頓在半空,眼睛圓睜著望過這邊,嘴巴張得能吞下一個杯子,看到這幅詭異的情形,可愛的小天使不禁有些緊張害怕,將小腦袋湊帶我耳邊,膽怯的嬌聲呵道。

    “這個……,估計是大家正用這種方式歡迎我們吧。”我也挺納悶的,見鬼了,咋大家都露出一副絕望的表情呢?我沒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吧。

    “老板,給我來一杯麥酒,一杯果汁。”找個安靜點的位置坐定以后,我打了聲招呼,雖然我不喜歡喝酒,也想點個果汁,但是在莎拉面前,總得表現的MAN一點吧。

    這下,整個酒吧的氣氛更詭異了,甚至有幾個冒險者輕輕的站起來,做出一副拔腿欲逃的樣子,當侍者瑟瑟發抖的端著盤子向我們這邊走過來的時候,我仿佛感受到了幾乎來自整個酒吧的驚恐目光,機警的回過頭去,卻發現大家都正襟危坐著一副“我沒往大人您那邊看”的模樣,誒?沒什么問題啊,剛剛那些目光是從哪里來的?是我的錯覺嗎?

    “面露微笑”的侍者最終還是將麥酒和果汁擺到了桌子上,誒誒,瞧你生硬的表情,是新來的嗎?現在年輕人的素質啊,我搖起了頭。

    就在兩個杯子放下的一剎那,侍者靈光一閃,堪比蘋果砸在牛頓頭上那一瞬間的頓悟,讓他渾身一個機靈,下意識的將麥酒和果汁的位置來了個對調,將麥酒移到莎拉那邊,將果汁移到我前面。

    吼~~侍者干的好!!我愛你!!!

    一瞬間,我身后的冒險者們仿佛爆發出了這樣一股意思的強烈到無法形容的“魂”,莫名的一陣惱火,我瞪大眼睛猛地回過頭去,卻發現冒險者已經恢復了談笑風生,仿佛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難道又是我多心了?

    疑惑的掉轉頭,卻是看到莎拉小手正緊握著麥酒杯,夾雜著害怕和希翼的目光看著我。

    “只能喝一點點哦。”我無奈的笑著說道,第一次接觸酒的小孩,恐怕大多都會向大人露出這種表情吧,只有喝過才知道苦,哼哼,反正這麥酒度數不高,讓她喝一點點應該沒關系。

    “原來酒吧就是這樣子啊。”小天使偷偷的四處打量著,時不時被打鬧的冒險者嚇一跳,輕吐著粉紅色的小舌頭,像小貓喝水一般,好奇的在麥酒泡沫上添了添,立刻便蹙起了小眉頭,臉上浮現出一圈紅暈,神情極是媚人。

    在酒吧呆了一會,也不知道是因為喝了酒,還是里面的空氣太憋悶,莎拉俏臉上紅撲撲的,眼睛有些迷離,小腦袋更是晃來晃去,笑容中添了幾分遲鈍的可愛氣息,我正想帶她離開這里,酒吧外面卻是突然一陣喧嘩,然后大門被打開,黑壓壓的人群跟在一個高大的身影后面走進了酒吧。

    原來是道格這老條子,我咋眼一瞧,這可是怪事了,我剛剛用“聚光點火dafa”,將他大半個身子都給點著了,也沒見他醒,怎么現在就生龍活虎起來了?不過我估計他也挺納悶的,自己只是“小”睡了一覺,為什么床和身上的衣服就全燒沒了呢?連后面那條心愛的小辮子似乎也短了一截。

    跟在道格后面的冒險者也魚貫的走了進來,就仿佛往微熱的火爐里添了一大把煤炭,瞬間便將整個酒吧點燃了,空氣仿佛瞬間上升了個幾十度,連呼吸都稍微有點炙熱的感覺。

    “道格,來一個,道格,來一個。”道格才剛剛坐下,幾個性急的野蠻人已經忍不住吼了起來,喝了口侍者端上來的麥酒,道格瞪了他們一眼:“急什么急。”

    然后,他潤了潤喉嚨,裝模作樣的咳幾聲,突然往酒吧特制的桌子上用力一拍,羅格營地第一吹牛大王道格還有他的兩個配角隊友與安達利爾不得不說的故事拉開了帷幕。

設置 手機 目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