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

首頁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五百九十章 分贓

書簽

第五百九十章 分贓

第七重奏01
    ……

    一望無垠的絕望平原上,吹起陣陣遮天蓋日的塵土,一切都回歸了寂靜,仿佛前面所發生的戰斗,都只是一場夢境。

    “結束了?”

    早因為體力不支而被打回原形的我,被莎爾娜姐姐攙扶著,呆愣的看著那被大風揚起的漫天塵土所遮掩的戰場,喃喃的說道。

    回應自己的,只有絕望平原陰冷的風嘯聲。

    “叮叮叮――”

    突然,幾枚從天空滑落的物體掉落在腳下,發出清脆響聲,我微微俯身將其撿起――是兩枚完整的寶石,一枚閃爍著幽碧的綠色,一枚綻放出火焰的緋紅,靜靜躺在自己的掌心上,四四方方的模樣煞是惹人喜歡。

    直到這時,我才松了一口氣,雙腿一軟,要不是旁邊還有細心的莎爾娜姐姐扶著,差點就撲了個狗吃屎。

    這些寶石,總不可能是卡洛斯掛了爆出來的吧。

    果然,仿佛回應我的想法一樣,在那呼嘯風聲之中,揚起的塵土里面浮現出一道淡淡黑影,慢慢的朝這邊走過來,速度很慢,不過最終還是走了出來。

    “咳咳……咳咳咳――!!”

    蹣跚著步伐,頭上,臉上,鎧甲上,全身上下都沾滿了塵土的卡洛斯,一邊咳嗽著,一邊從塵埃之中走出,朝我們招了招手,卻因為這個動作,差點讓傷痕累累的步伐失去平衡,摔個四腳朝天。

    “哈哈哈――”

    看著腳步踉蹌的卡洛斯,我毫無顧忌的放聲大笑了起來,對于我的反應,卡洛斯也只是苦笑幾聲,隨即也露出輕松的笑容。

    “啪!!”

    和走上來的卡洛斯互相擊了一掌,我們繼續笑著,笑的無比痛快。

    這場戰斗真是太痛快了,痛快之極。

    除了完成了泰瑞爾的重托,幫聯盟還了天使族一個人情,讓卡洛斯向泰瑞爾證明自己的實力之外,我們還得到了更多。

    首當其沖的,當然是這場戰斗得到的經驗,像衣卒爾這樣的高手,每一次過招的細節,都值得回去細細琢磨,揣摩其中的技巧和運用,可以說,等我們四個消化了這場戰斗體悟的心得以后,技巧將再上一層。

    當然,四人里面最得益的,還要屬我,準確來說應該是我的月狼變身,同是屬于操縱冰凍之力的衣卒爾,它運用冰凍之力的方式,還有施展出的那幾個技能,如果回去我能研究出個一二來,將大大提高月狼的作戰能力。

    可以說,這場戰斗簡直就是月狼變身發生質變的踏腳石,作為和血熊變身同等存在的月狼變身,其本身所蘊含的冰凍之力并不比血熊的火焰之力少多少。

    只是,作為主攻火焰系的自己,根本無法操縱體內這股突然其來的龐大冰凍之力,所以導致大部分的冰凍之力潛伏在體內,無法自由運用。

    而這場戰斗過后,即使我只能領悟到衣卒爾的十分之一二,也能將自身對冰凍之力的操縱,硬生生的提升一個層次,釋放出更多潛藏在體內的冰凍之力,甚至一直以來因為力量不足而滯留在心境境界的實力,也會因為更多的冰凍之力加入而突破到偽領域境界。

    月狼變身的偽領域究竟是什么樣呢?真令人期待呀。

    這樣想著,我的臉上不禁樂開了花,就連衣卒爾爆落的物品也覺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對了,西雅圖克呢?”

    好不容易從美好的未來幻想中清醒過來,我突然想起還有頭大蠻牛給忘記了。

    “我也不大清楚,那時候,天堂喪鐘雖然將他的龍卷風鎮壓下來,不過應該沒有傷害到他才對。”

    卡洛斯也滿眼疑惑的看向對面的塵土。

    將龍卷風鎮壓?!!

    嘖嘖嘖~~,這山寨大錘未免也太猛了些吧,西雅圖克的超級龍卷風,威力已經可以列入自然災害等級了,竟然就這樣被一桿一米多長的小小錘子給打散了?

    “去找找吧。”

    等了一會,看里面還沒有出現西雅圖克的身影,我們生起了一絲擔憂,一頭鉆進了那漫天塵土之中,開始在大坑里面找了起來。

    “我找到了,西雅圖克在這里!!”

    不一會兒,塵埃對面傳來卡洛斯的聲音,我和姐姐順著聲音的方向走去,在一個百米深的大坑里面看到了卡洛斯。

    “西雅圖克呢?”

    左右看不到人,我不禁好奇的問道。

    卡洛斯并未回答,而是用比較無辜的表情指了指他腳下,大坑最深處,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我們看到了一大塊“泥巴”平躺在大坑里面,如果不是形狀還像個人形,我們估計真會將它當成一塊泥土給無視掉了。

    “卡洛斯,你這個王八蛋做的好事!!”

    “大泥塊”突然筆直著身體,像僵尸一樣從地上蹦了起來,用力抖了抖,脫落下許多泥塊,露出西雅圖克的模樣,然后指著卡洛斯的鼻子大吼道。

    “的確是我的不對,不過,我也不是故意的。”卡洛斯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原來,在卡洛斯舉錘破開龍卷風,從衣卒爾頭頂上砸下的時候,將還在下面不停旋轉的西雅圖克忘記了,一錘全力砸下,將衣卒爾砸成無數光粒以后,殘余的力量自然就落到下面的西雅圖克上,頓時就讓這個還在不斷旋轉的大陀螺,像挖掘深海石油的轉頭一般,鉆到了地下百米深處才停下。

    這也是為什么他剛剛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時候,是一副和泥巴合體的模樣。

    “算了算了,卡洛斯老兄也不是有意的,對了,衣卒爾爆落的物品還沒有清理呢,大家一起找找吧。”

    我打圓場隨便轉移話題道,果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拖著疲憊的身體在戰場上一陣猛找,眾人的搜刮能力和實力簡直成正比,在灰塵彌漫之中,不一會兒,偌大的戰場就被我們找了個遍,就算還有遺漏,也只是幾枚被塵土掩蓋起來的金幣而已。

    看著堆成一個草垛堆高的各色光芒物品,我們卻已經沒有心思立刻分享收獲的喜悅,因為精力藥水的副作用已經在我們體內開始發作。

    卡洛斯,西雅圖克和莎爾娜姐姐,各自喝了兩瓶精力藥水,我也喝了一瓶,中型的,分量對于我們這個級數的高手來說,雖然不至于幾天下不了床,但是也足夠折騰人了。

    將一堆裝備物品代為收好以后,我們四個扯開了傳送卷軸,隨著四道白色光柱升起,消失,空曠的絕望平原再次回歸死寂,只有那遍布其中的一個個駭人聽聞的大坑,大片大片尚未冷卻的熔漿,還有從中間硬生生被折斷,只剩下半截的百米冰山,滿地的冰塊,還在呼呼的冷風伴奏中述說著這場戰斗曾經的艱辛和激烈。

    咦咦――!?

    總感覺好像忘記了什么重要東西的樣子!!

    從傳送站里出來,我們四個就像在戰場上浴血奮戰了幾天幾夜的士兵一樣,全身上下,包括臉上都沾滿了塵土血跡,從各自身上散發出一股肉眼可查的極度疲勞。

    最明顯的,就是莎爾娜姐姐那頭永遠像金子一樣閃閃發光的金發,也暗淡了好幾分,還有那個被我威脅好幾次的傳送法師,竟然沒能認出我來。

    我們一行的出現并未引起太多人注意,在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以后,像我們這般灰頭土臉的模樣回來的冒險者,時不時都能見到,大家也見怪不怪,有的只是好奇這四個滿身污垢,已經認不出模樣的家伙,究竟是誰而已。

    一路匆匆趕回旅店,旅館主人也是經驗人士了,看到我們的樣子后二話不說,讓侍者給我們準備了幾大桶熱水,一通熱水澡泡下來,眼中的困意更甚了。

    順便一說,我是和姐姐一起洗的。

    洗完以后,一頭栽在床上,將腦袋深深的埋在姐姐高聳柔軟的胸里面,聞著那甜美的幽香,不到三秒鐘,意識就已經陷入了黑暗之中。

    意識模糊之前,總覺得……好像還是忘記了什么東西。

    沒日沒夜的一通飽睡以后,睜開眼睛,入目的依然姐姐那一對傲然挺立的****,自己還像個嬰兒一般,嘴巴下意識的含著一個粉紅****。

    “呃……姐姐~~”

    伸了個大懶腰,我從姐姐懷里抬起頭,立刻便接觸到了那雙泛著冰冷色調,卻對我投以溫暖目光的海藍色瞳孔,察覺到那股冷傲之意,我不禁微微打了一個冷顫。

    呃,毫無疑問,一覺過后,姐姐的第二性格已經重新隱匿起來,出現在我面前的,就是平時那個莎爾娜姐姐。

    不過,無論哪個性格的姐姐,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我的姐姐,只有一個。

    順著那溫柔的目光,我輕輕抬起頭,吻上姐姐冰涼潤滑的櫻唇,摟著纖細小腰的雙手慢慢滑上,從那飽滿滑膩的****上劃過,最后摟上了姐姐的香肩,微微一個翻身,讓彼此的接觸更加親密。

    同時,一雙水蛇似的柔若無骨的手臂,也從自己肋間滑過,緊緊的摟抱起來――敢愛敢恨,熱情豪放的亞馬遜,從來不會害羞于和自己的愛人纏綿內心

    對于男人來說,經歷過一場激烈戰斗后,內心的yu|wang總是比較強烈的,我不知道女人是不是也一樣,只是很快,在彼此的主動下,我和莎爾娜姐姐便進入了最原始的親密狀態,再無阻礙的結合在一起,男女混合的呻吟,逐漸在這個狹小溫馨的小房里面回蕩起來……

    至于這場男女纏綿,誰占據絕對性主攻……呃,這是個問題。

    ……

    記得剛剛睜開眼睛的時候,眼角余光的確是瞄到了黃昏的余光,而在緊接著的和莎爾娜姐姐一場極度的纏綿****以后,等我再次從幸福的余韻中回味過來,摟著趴在自己身上還在熟睡的姐姐,撥開那灑落在眼睛上的幾縷金色細發,一縷新鮮的晨光從窗簾的縫隙之中鉆進,映入了我的眼中。

    神清氣爽,大概就是我現在的感受吧,微微動彈了一下全身,已經完全感受不到精力藥水的副作用,精神充沛的讓我想繞著群魔堡壘晨跑個幾圈。

    幾個微小的動作,卻將熟睡的姐姐給驚醒了,再次溫存了一會,我才在姐姐的催促下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門。

    “卡洛斯老兄,西雅圖克老兄,快起床了。”

    兩個人的房間不是很遠,所以剛剛走出房門,我就扯開嗓子大吼起來,來到最靠近的卡洛斯的房間,毫不客氣的將門推開。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才是兄弟呀,我醒了,當然也就不能你們繼續賴床下去。

    剛剛進到卡洛斯的房間,他已經醒了過來,畢竟身為強者,怎么可能感覺不到周圍的動靜,看了一眼被他疊的整整齊齊放在床邊的衣服,我頓時無語。

    這些衣服,不用說也知道是他睡之前脫下疊好的,你瞧瞧,圣騎士就是圣騎士,就算在如此疲倦的情況下,也依然能一絲不茍的將平時的習慣進行到底。

    話說,其實我懷疑是安潔麗爾大嫂調教有方(小聲)!!

    待卡洛斯穿著完畢,一起走出外面以后,西雅圖克的房間卻是還沒有任何動靜,我和卡洛斯相視一眼,同仇敵愾的一腳將大門踹開,西雅圖克這個家伙,還在屁股朝天的呼呼大睡呢~~~

    吃完早飯后一問,我們才知道自己這一覺足足睡了四天,難怪肚子自醒來以后一直在叫,四個人消滅了幾近二十個壯漢分量的早餐(西雅圖克這大塊頭一個人就包了一大半)以后,才心滿意足的瞇起了眼睛。

    “等會就立刻出發,去法師公會先向泰瑞爾交了任務吧。”最是迫不及待的卡洛斯建議道。

    “這事不急!!”

    看著卡洛斯急切的目光,我和西雅圖克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打定了主意要好好吊一吊對方的胃口。

    “別忘了我們從衣卒爾身上收獲的裝備,還是先看看再說吧。”

    就這樣,在卡洛斯無奈的目光下,吃完早餐后,我們重新鉆回房子里面,將門鎖上,窗簾一拉,開始了分贓大會。

    首先,由我這個臨時隊長,將收集起來的裝備一件一件取出,耀眼的華光頓時將昏暗的房間照得五顏六色。

    “嘶~~~”

    看見從我手里掏出的一件件裝備,就是原本一臉不情不愿的卡洛斯,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流露出呆滯的目光。

設置 手機 目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