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

首頁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六百七十三章 畢須博須的攻略

書簽

第六百七十三章 畢須博須的攻略

第七重奏01
    ……

    在我呆滯的表情中,可憐的卡洛斯還有西雅圖克,在已經進入八卦模式之中的漢斯和里肯嘴里,肆意的被捏造著。

    關于兩個人在第二世界流傳的那些傳聞,已經由半真半假,逐漸升級完全就是由那些三姑六婆級的大嘴巴野蠻人,所捏造出來吸引眾人視線的風牛馬不相及的八卦版本。

    比如其中一個傳聞,可憐的西雅圖克成了在菜市邊賣豬肉的豬肉佬,有著憂郁的目光和唏噓的胡渣,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野蠻人。

    但是,一旦,沒錯,傳聞用了“但是”和“一旦”這兩個組合起來之后非常具有轉折性和狗血性的詞語,比如說:平時是花店里打工的普通少女,“但是”,“一旦”有惡人出現,就會立刻變身成懲惡除奸的魔法美少女,類似這種口吻意義的“但是”和“一旦”。

    在兩個“但是”和“一旦”的戲劇性轉折下,西雅圖克有了“不為人知的另外一面”,雖然平時是一名賣肉佬“但是”其實他也是一名變異魔人。

    “一旦”爆種,他就會變成眼中能發射光線,口中也能發射光線,頭以及手上當然也能發射光線,展開翅膀的話背后也能發射光線,手指和手指之間也同樣能夠發射光線的擁有恐怖力量的怪物。

    “……”

    誰能教教我,我究竟該吐槽哪一段才好?

    西雅圖克還好,至少無論被形容的如何讓人無法吐槽,但總算還是個帶把的爺們,卡洛斯就慘多了,他……不,她已經被設定成了一名包裹在盔甲之中的英姿颯爽的女圣騎士,并且有著美麗的長發和迷人的眼眸,真正的名字叫布麗東妮。

    設定的故事背景是為了尋找童年相戀然后因為各種原因而相隔兩地的青梅竹馬,而獨自一人在第二世界中徘徊尋找著,卻不知道她的戀人已經在三年前加入了軍隊并且已經不幸的戰死在了戰場上的悲戀戰斗少女。

    “……”

    某個方面來說,到是被那些死八卦們誤打誤撞,猜對了幾分,卡洛斯不正是一直在尋找著他的妻子么?

    只是不知道,若是卡洛斯和西雅圖克,聽到這種謠言八卦,臉上會露出什么樣的表情呢。

    足足侃了一個多小時,兩個人才在我的冷汗梭梭中,意猶未盡的停了下來,突然,漢斯再次開口。

    “對了,聽說比武大會第二名,是一個叫吳什么的,名字古怪的德魯伊是吧。”

    聽到這話,我兩腿一軟,差點就趴了下去。

    兩位大爺,看在我那么平凡的份上,你們就口下留情,饒了小的吧。

    “對對對,我知道,是叫吳凡是吧,名字的確挺怪的,還真沒聽說過有這種名字的部落,是邊緣地方來的嗎?”

    “聽說還是聯盟最年輕的長老呢。”漢斯的八卦之魂再次燃燒起來。

    “你就聽那些野蠻人瞎吹吧,最年輕的長老?我還是大魔神巴爾呢。”

    一旁聆聽著的圣騎士巴爾頓時淚目。

    “那到也是。”

    漢斯大概也覺得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聯盟長老是那么好當的么,三個世界加起來也就那么二十來位。

    在他看來,這種傳聞比西雅圖克是變異魔人,卡洛斯是為了尋找戀人而踏上旅途的騎士美少女更口胡,所以難得沒有跟里肯頂嘴。

    “對了對了,聽說聯盟已經研究出了德魯伊召喚系的寵物融合魔法,這下德魯伊可算揚眉吐氣了。”

    “是呀,要是早知道這樣,當時再拉一個德魯伊就好了。”里肯感嘆。

    “說不定那個叫吳什么……哦,是吳凡的小家伙,也是因為寵物融合魔法,才力爭到第二名次,要不然,以往歷屆的比武大賽,德魯伊可是鮮有能打入十六強的高手。”

    “橡木智者和狼獾之心融合以后,疊加的靈氣光環威力可就恐怖了,一下子就將我們圣騎士的飯碗給搶去了小半。”里肯嘆氣。

    諸如以上的平淡對話,持續了一小段時間以后,就停了下來。

    “……”

    說實話,我現在的心情有點微妙,雖然沒有聽到關于自己的太離譜的八卦而松了一口氣,卻又產生一股微妙的不爽,關于自己的話題也平淡過頭了吧,難道是因為名字帶了一個“凡”字?相貌特征普通丟到人海里立刻就找不著又不是我的錯,你們到是說點其他什么的呀混蛋!!

    夜幕降臨,風也逐漸大了起來,隨意糊飽了肚子以后,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頭頂上烏云密布,周圍暗的駭人,背著篝火伸出手去,五指便和黑暗溶為了一體。

    狂風已經開始打臉,那堆可憐的篝火,更是像被推來推去的不倒翁一樣,被大風調戲的夠嗆,仿佛隨時都要倒下去。

    這種惡劣的環境,我們也失去了圍觀像是被流氓調戲著的半裸少女一樣的篝火,一邊繼續聊天的興趣,各自打一聲招呼,回到了自己的小帳篷里。

    十三頂有規律分布的帳篷,象征著這里聚集著數量龐大的冒險者群體,相信哪怕是那些冒著狂風還要出來散步的蛋疼怪物,也會選擇繞道而行。

    第二天一大早,風依然有些大,拉開帳篷,將頭探了出去,不知道被大風從多遙遠的地方吹帶到這里來的幾根草絮,立刻打在自己的臉上。

    輕輕捏著臉上的草絮,一股冰冷的,且帶著濕潤的手感,從上面傳了過來。

    “天氣不大妙呀。”

    早我一些起床的漢斯,從旁邊走過來,對著從帳門探出一個腦袋,捏著濕潤的草絮若有所思的我說道。

    “是呀,看來暴風雪很快就要了。”

    輕輕嗅著上面的濕潤氣息,我皺起眉頭說道,歷練七年,不敢說能和其他老道的冒險者相比,但是我多少也能根據周圍的環境和事物,判斷一下未來或者前路的天氣,像這種再明顯不過的提示,我當然能夠注意到。

    “就是不知道還有多遠,我看看,兩三天內應該還不成問題吧。”

    漢斯蹲下sheng子,手指捏了捏腳下的泥土,再抬頭看一眼死氣沉沉,宛如夜幕的頭頂烏云,這樣做出判斷。

    “到時候見機行事吧,要是在總攻的時候,暴風雪襲擊過來,那就好玩了。”一旁努力的點著篝火的里肯插話說道,風那么大,想要點起一堆火可不容易。

    “閉上你那張烏鴉嘴。”

    漢斯冷哼一聲,食指輕點,柴堆上頓時沖起了一米高的焰蛇,將正和點火器做著激烈斗爭的里肯給嚇了一跳。

    “像你這種凡事貪圖便利的笨蛋,怎么能夠體會用普通人的方法點燃篝火的樂趣呢?”

    被熏了一臉黑的里肯,朝漢斯不屑的這樣說道,好一副返璞歸真,道法自然的口氣。

    “樂趣我是不懂,我只知道你再折騰下去,早餐就要泡湯了。”漢斯冷哼一聲,如此嘲諷道。

    “好了好了,大家準備早餐,一會兒去探探情況吧。”

    見兩人有爭吵下去的趨勢,我連忙打圓場,四周看了一眼,發現大家都已經起床,正收拾著自己的帳篷,惟獨還有一頂帳篷巍然不動。

    “哦,那是漢娜的帳篷,意外吧,雖然是個刺客,但她挺喜歡睡懶床的。”漢斯得意的說道。

    你得意什么?這種事真的能用得意的口氣說出來么混蛋?!

    “要不要去叫醒她。”我猶豫著說道。

    “別靠近帳門,會死的。”漢斯連忙用一種過來人的口氣,阻止道。

    “放心吧,再怎么說她也是個刺客,肯定已經發現了我們的動靜,很快就會醒過來的。”

    果然,在作為眾人早餐的鍋里煮著的肉湯,冒出香氣沒多久,穿著修飾出那婀娜多姿身材的貼身斗篷,和以前一樣,用斗篷帽子將自己蒙的嚴嚴實實的漢娜,從她的帳篷里面走了出來,然后默默的開始收拾起來。

    “……”

    這個……與其說她是被我們的動靜驚醒,我個人認為,應該是肉湯的香味將她喚醒,或許可能性更高一些。

    吃過早飯以后,兩個刺客和亞馬遜都去偵察去了,不一會兒,她們回來,傳來了我們的尼特之王的肚子,已經蠢蠢欲動的好消息。

    這可真是好消息,暴風雪指不定什么時候就要襲來,中間的步驟,能快一點,自然是快一點比較好。

    無聊的消磨時間下,我也放出了懶烏鴉在天空上偵察,結果一直等到中午,沉淪魔營地那邊終于有了動靜,大隊大隊的沉淪魔狩獵隊伍,被分了出來,如同螞蟻大軍一樣,洋洋灑灑的排成一條長龍,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

    看來我們的老朋友,終究還是忍不住饑餓呀。

    悄悄避開沉淪魔狩獵隊伍的方向,我們逐漸潛伏到畢須博須營地的制高點,居高臨下的看著下面密密麻麻的數千沉淪魔大軍。

    很快,漢斯就估摸出了下面沉淪魔的數量,約莫四千多只,也就是說,這次被派出去的沉淪魔隊伍,足足有五分之三多。

    “爺爺的,這該不會是畢須博須的誘敵之計吧,還真有發動總攻的沖動了。”里肯一臉興奮狂戰的顫抖著干燥嘴唇,這樣喃喃道。

    以往,畢須博須都是分派出一半左右數量的沉淪魔出去狩獵,也就等于還留下了五千多只在營地,現在,足足少了一千只,的確會讓人產生沖動。

    “畢須博須還沒那種腦袋,這不是什么陰謀,大概是餓壞了,所以才下意識的分派出更多隊伍去狩獵,快去快回吧。”

    漢斯冷靜的分析道,某種程度上來說,畢須博須分身已經具備了一定的邏輯思考能力,可能是想到竟然那些該死的冒險者sao擾自己,不讓自己吃飽肚子,那自己就搞個突襲,迅速派出大量隊伍狩獵,迅速回來,讓那些該死的冒險者無法阻擋自己。

    可是,它并不會想到,它的一舉一動,已經完全落到了兩個刺客和亞馬遜,包括天空中的懶烏鴉的眼睛里。

    “不過,我還是不贊成現在就立刻發動真正的攻擊。”大腦急速思索了一陣,漢斯冷靜的分析道。

    “為什么?”里肯有些不敢的瞪著對方。

    “沒有為什么,只是在我的判斷中,再讓這些家伙餓上幾天,士氣大落,會比減少一千數量更加容易對付。”

    看了里肯一眼,漢斯緩緩應道。

    聽了漢斯的答案之后,里肯沉默下來,作為最了解對方的對手,他相信漢斯的判斷,如果因為彼此之間的恩怨,而否認對方正確合理的決定,那里肯根本沒有資格成為隊長。

    “只不過,暴風雪說不定什么時候來,這時候發動總攻,雖然有些趕鴨子上架,但是未嘗也不是一個辦法。”

    將天氣的因素考慮進去以后,最后,漢斯還是選擇了投票決定,結果不出所料,大家都選擇了穩妥的辦法――先不急,繼續餓著敵人。

    有了決定以后,十三人就趴伏在山坡上,靜靜等待著時機,現在,狩獵的沉淪魔隊伍剛走不久,立刻出擊的話,被畢須博須喚回來,那我們就要成餃子餡了,畢須博須這點判斷力還是有的。

    太遲也不行,太遲的話,狩獵部隊就要滿載而歸了,那兩個小隊這五六天的功夫,就等于白費了。

    一切,都還要靠經驗,靠大腦,去判斷最佳的出擊時機,而這正是我所缺乏的。

    “應該差不多了。”

    旁邊的里肯突然出聲,回過頭,才發現他在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將鎧甲裝備上了,覆蓋式的重型歌德戰甲,讓神色冷靜的他此刻看起來多了一股威嚴和肅殺。

    “阿爾薩斯老弟,戰斗方面,你我還是第一次聯合作戰,大概無法做出有效配合,所以等會你就自由發揮吧。”

    作為死對頭的漢巴格和肯德基兩個小隊,同時也最為了解對方戰斗風格,再加上以前有過合作的經驗,所以配合起來沒什么難度,我這個突然闖入的人可就不同了。

    里肯的話已經夠給自己面子了,如果是性格惡劣一點的隊長,大概就會直接讓我在一旁呆著別動,免得礙手礙腳了。

    “放心,我知道的。”

    有感于里肯的給面子,我也就決定勉為其難的配合一下他們,少做多看,多學習一些頂級冒險隊伍的配合經驗,真發生了什么危險,到時再見機行事。

    “但是也不要離我們太遠了。”

    里肯點點頭,接著又說道,一旁的漢斯實在看不下去了。

    “你還真是有當奶媽的資質,阿爾薩斯老弟又不是新人了,這些東西用得著你教嗎?”

    話說,圣騎士本來就是半個奶媽來著。

    看里肯一臉吃癟的樣子,我好心忍住了沒有追加一擊吐槽。

    “大家準備……”

    深呼吸一口氣,這種時候,還是由作為最具備領隊氣勢的圣騎士職業,并且兼職肯德基小隊隊長的里肯來發布號令,最為適合,在這一點上,所有的冒險者都有著相當的默契,幾乎是一種默認規則了。

    “開始!!”

    最后一個音節,剛剛落下,天空上立刻劃過數十道長虹,兩個亞馬遜已經率先展開了火力。

    但是還有比她們更快的,格里斯還有漢娜兩個刺客,早之前就已經布下了數個火焰陷阱,等里肯的話一落音,這些散落在沉淪魔周圍的魔法陷阱,就一個個爆發出來,將數十只沉淪魔埋沒在火海里面。

    當然,如果算到間接攻擊的話,兩個圣騎士的動作也一樣快,作為號令者的里肯,自然在第一時間開啟了圣騎士的攻擊靈氣系的攻擊技能――狂熱光環。

    狂熱光環,就如同野蠻人的野蠻人三吼一樣,是圣騎士的招牌技能,也是最強大的終極輔助技能,哪怕是融合了狼獾之心的橡木智者的靈氣光環,在戰場上也遠遠不及狂熱光環有用。

    一級的狂熱光環,便能增加隊友傷害40%,增加自身傷害70%,攻擊速度+15%,準確率+40%。

    傷害,攻速,準確率,一個也沒落下,這不是足以主導一場戰斗勝負的戰略性技能,還能用什么去形容更好?

    所以,一個強大的冒險者隊伍,可以允許沒有野蠻人,可以允許沒有巫師,或者刺客,亞馬遜,等等,但是卻絕對少不了一個圣騎士。

    狂熱光環一開,兩個亞馬遜就如同吃了興奮劑一般,手中的箭矢更是如同機關槍一樣四處掃蕩,僅僅是兩個亞馬遜,就制造出了一種槍林彈雨式的火力壓制。

    而另外一邊,圣騎士巴爾也沒落下,里肯開狂熱光環,那是事先商量好的事情,所以,他選擇了圣騎士攻擊系靈氣的另外一個終極技能――信念。

    信念光環這個技能,并不是增加己方的能力,而是削弱敵人的防御,一級信念光環可以削弱對方物理防御40%,削弱敵人最大魔法抗性20%(精英級以及以上的怪物,對這種削弱有一定抗性)。

    有了狂熱光環+信念光環這個組合,哪怕是硬抗實力是自己十倍的對手,也不是什么問題。

    眼看多日sao擾自己的冒險者,再次出現,而且剛好是挑在了這種微妙的時機,畢須博須暴怒的同時,也猶豫著,雖然生性謹慎的它想立刻就將狩獵隊伍召喚回來,將這些該死的冒險者包了餃子。

    不過,那半桶水的智商卻又在提醒著它,現在狩獵隊伍,恐怕很快就要進入到平時的狩獵區域了吧,在食物的誘惑下,最終,畢須博須還是稍稍光棍了一把,沒有像膽小鬼一樣立刻將狩獵部隊召喚回來,縮在自己的龜殼里面。

    只是,這些冒險者的火力,似乎比前幾天又強大了不少,一個照面的功夫就干掉了自己上百個手下,這樣下去那還了得?

    畢須博須心里暗自震驚著,一邊怪叫一聲,周圍的沉淪魔巫師紛紛聚集將手中的鬼頭杖一搖,百來道光芒頓時升起,剛剛倒在箭雨和火海之中的沉淪魔,立刻又吃了春哥藥一般,原地滿血復活了。

    我靠了,殺多少個,復活多少個,這還有得打嗎?

    看到刷刷成排倒下沉淪魔,又刷刷成排的站了起來,最后竟然一個未損,我不由瞪大眼睛。

    尤其是我們的尼特之王,也不知道研發了什么牌的春哥藥,手中的鬼頭杖輕輕一招,立刻就是十道白光閃起。

    眨眼之間就復活了十只沉淪魔,春哥都快要被它比下去了。

設置 手機 目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