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

首頁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七百五十六章 蒂亞的另外一面

書簽

七百五十六章 蒂亞的另外一面

第七重奏01
    ***************************************************************************************************

    “你知道你現在在干什么嗎?”

    貝雅甚至不大確信眼前的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幻覺,用力拍了拍面頰,感覺到會疼,才驟然反應過來,這樣大聲喝斥道。

    對于她來說,眼前這一幕,與其說讓她驚訝,到不如說像是原本看著一個拖著鼻涕的小丫頭,還在牙牙學語,心里有了一股優越感,哪知道一回頭,這個拖著鼻涕的小丫頭手中就多出了一張哈佛碩士文憑,一舉變成讓自己只能在底下仰望的精英,心里所產生的那股郁結感。

    是的,到也不是說貝雅看不起蒂亞,只是在精靈族里面,向來被阿爾托莉雅和萊曼長老這些人當孩子看待的她,心里總是有些不服氣,恰好遇到蒂亞,發現這個身材雖然只比自己好“一點點”的女孩,在男女之事上卻依然懵懂無知,張口閉口就是讓那個笨蛋吳來要自己的身體,渾然不知道這代表著什么意思。

    而對男女之情已經有了朦朧意識的貝雅,向來被別人當成孩子的貝雅,自然而然的對此產生了一股優越感:哼哼,就算是身材比自己豐滿“一點點”又如何,還是不是小丫頭一個?

    哪知道如今一看,這個在她眼中已經被烙上小丫頭烙印的赫拉迪克小公主,她那額頭上的小丫頭烙印,不知何時變成了金光閃閃,刺眼之極哈佛碩士證書,讓貝雅產生一種想無力的癱倒在地,承認自己已經輸了的挫敗感。

    “干什么?我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呀,有什么不對嗎?”

    蒂亞舔了添濕潤誘人的嘴唇,歪著頭,露出困惑的表情。

    “你……你知道這代表什么嗎?還有,你老是掛在嘴邊那句身體屬于這個笨蛋吳,也知道這是什么意思嗎?”

    “咦,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嗎?”

    蒂亞一臉天真好奇的打量著貝雅。

    她將自己纖細健康的腰肢直起,好整以暇的保持著跨坐在某人腰上的曖昧坐姿,似乎有點賴在上面不肯離開的意思,也并沒有因為貝雅的目光而露出絲毫害羞難為情的樣子,那好奇的目光,讓貝雅突然驚訝的覺得,此刻的蒂亞就像是坐在高高聳立的大山上,俯視著下面渺小的自己。

    “廢……廢話,我當然知道了,就是知道才這樣問你呀!!”

    似是為了掩飾自己內心那股“自己輸了”的挫敗感,貝雅提高音量,大聲反駁道。

    “嘻嘻,是嗎?貝雅真厲害,其實我當初和凡凡提起的時候,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爺爺說過,女孩子的身體是自己最寶貴的東西,所以就用自己最寶貴的東西,和凡凡交易了。”

    說到這里,蒂亞露出少許靦腆的樣子:“貝雅你也知道,赫拉迪克族以前一直處于封閉狀態,所以那時候我還什么都不懂得。”

    靦腆的地方錯了吧,絕對錯了吧,該感到靦腆不是因為你們赫拉迪克族封閉而造成的懵懂無知,而是你現在的行為才對吧!!

    唉.......,不行不行,跟那個笨蛋吳話說多了,說話方式和想法竟然也被他傳染了,可惡,這就是阿爾托莉雅姐姐所說的強大感染力嗎?雖然不想承認,不過就這一點來說,這笨蛋的確蠻可怕的……

    貝雅用力搖了搖頭,試圖甩脫從某人身上傳染而來的吐槽病毒,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一般,驚叫一聲。

    “你剛剛說什么?交易?你是說用自己最寶貴的身體,和那個笨蛋交易?!也就是說,這個笨蛋......不,是禽獸,這個禽獸吳,竟然想用卑劣的交易方式,占有你的身體?!!”

    這樣尖叫著,貝雅已經拿出法杖,準備對床上躺著呼呼大睡的某人實行天誅。

    “不是哦,是我自己提出來的。”

    出乎貝雅意料的,蒂亞堅決的搖了搖頭。

    “當初凡凡還一臉被嚇壞了的樣子,好半天說不出話來的呢,從那以后,每次我和她提起這件事的時候,他都會狼狽逃竄哦。”

    似乎回想起了以前那些事,蒂亞露出幸福的笑容。

    “凡凡雖然色色的,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躲了房屋頂上偷看人家,不過卻是個大好人。”

    好人卡一張入手,夢中,某人打了一個噴嚏,將正在談話的兩個女孩嚇了一大跳。

    “也就是說,你喜歡這個笨蛋,就算已經知道以前自己的那個決定是什么意思,依然不打算更改?”

    貝雅不大肯定的問道。

    “有問題嗎?”

    蒂亞一臉困惑看著貝雅,似乎不明白為什么對方還要問這樣淺顯的問題,現在自己的舉動不是已經再明顯不過了嗎?

    “可……可是……你這樣也……也太……那個了吧。”

    貝雅想表達的是,蒂亞平時不吭不聲的,在笨蛋吳面前也只是表現出如同鄰家妹妹一樣的態度,讓人很難看出來,這里面竟然存在著如此……呃,如此激烈的愛情在里面。

    可惜,僅僅對愛情停留在初步的理論知識的她,并無法很好的表述自己的感覺,但是出乎意料的,蒂亞卻似乎理解了她的話一般,再次答道。

    “我不覺得有什么問題,爺爺說過,想要的東西,就要自己去爭取,不然是會從指縫里溜掉的哦。”

    蒂亞威風凜凜的做了一個握拳的動作,結合著她坐在某人腰上的姿勢,讓一旁的貝雅看著,突然產生一股錯覺——此刻的蒂亞,就像一個坐在失敗者身上的勝利者一般,而那個失敗者,被她壓在屁股下面的笨蛋吳,則是已經被她那雖嬌小卻氣勢十足的秀氣拳頭,牢牢掌握在了里面。

    敗了……自己徹徹底底的敗了……

    “可……可是,這樣也太突然了吧,不是應該先表現自己的心意,從情侶做起嗎?怎么一開始就接……接接接……接吻,而且是乘著對方睡著的時候,也太不知羞了吧,蒂亞,你可是女孩呀,應該矜持一點才對!!”

    貝雅重新振作,做出奮力一搏,沒有錯,小說上不都是寫著嗎?年輕英俊的勇者,喜歡上了美麗動人的公主,然后從魔王手中救出公主,兩人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

    也就是說,作為女孩子,應該等待勇者的表白才行,最不濟,無法掩飾內心的愛意的話,也要委婉的提示勇者——你這笨蛋怎么還不快點說喜歡我呀,欠揍嗎,啊~~?!

    隨便一說,這是貝雅的流氓式委婉提醒。

    現在,哪有像蒂亞這樣,不等勇者來表白,也不委婉的提示,甚至……甚至沒有任何一點預兆,沒有任何的……那個……那個……前戲,就將睡著的勇者給逆推了!!

    再說,那個笨蛋吳也不是什么勇者。

    眼前這種情況,完全和貝雅心中的愛情理論相悖,讓她有一種美好的事物被打破的感覺,當然還有一種隱隱的感覺,她是不會承認的,那就是羨慕,對于蒂亞敢作敢為的羨慕。

    “是嗎?”

    蒂亞輕輕歪頭想著,然后說道。

    “其實這種辦法,我也不是沒想過,只是怎么說呢,凡凡雖然好色,但卻是一塊木頭,對我的感情,也是對待妹妹的成分居多,期待他有一天能夠覺悟,會主動向我告白的話,即使等待白發蒼蒼也未必能夠實現哦。”

    在貝雅目瞪口呆的樣子中,蒂亞用著一種近乎睿智的冷靜眼神,繼續條條有理的分析道。

    “至于暗示的話,也曾經考慮過,不過我覺得有很大可能會弄巧成拙,貝雅你不了解凡凡的性格,他想過的是平平穩穩的日子,不適應太劇烈的變化,在他心目中,我還是幾年前那個懵懂無知的蒂亞,她所熟悉的蒂亞,要是表現出太大的改變,讓他看出來的話,說不定會產生陌生和隔膜的感覺,逐漸的被疏遠。”

    說到這里,蒂亞重重嘆了一口氣,也不是知道是在埋汰某人那混吃等死的個性,還是在后悔自己當時的懵懂無知,以至現在陷入了極為被動的局面。

    而此時的貝雅,已經是長大嘴巴,美目圓睜,呈現出一種機能停止的呆滯狀。

    在她那雙瞪大的秀氣眼眸中,說完這番話的蒂亞,已經變成了一個手持權杖,頭戴皇冠,身披王袍,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王者,一時之間,甚至隱約和自己最崇拜的阿爾托莉雅姐姐有齊肩并進的勢頭。

    由此帶來的打擊,對她來說的巨大的,甚至大到讓她想就此無力的跪在地上,徹底的承認自己敗給了對方,而且是完全徹底,體無完膚的失敗,自己從騎士小說中萌發的愛情觀念,在對方面前是如此的膚淺和簡陋。

    挫敗的悲鳴一聲,貝雅依靠在門邊上,以支持自己搖搖欲墜的身體,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她不由猛地抬起頭看著蒂亞。

    “我承認你剛剛說的那些話很有道理,但是現在呢,你現在這種不害臊的做法,又能起什么作用呢?難道以為乘著這笨蛋睡著以后,偷偷親他幾口,就能讓他愛上你?”

    “咦?”

    蒂亞的目光再次變得困惑起來,看著貝雅,回憶了一會剛才的對話,才不怎么肯定的問道。

    “那個……我剛剛有說過,現在這樣做,是為了讓凡凡愛上自己嗎?”

    “那到是沒有,但是既然無法實現目的的話,這樣做不是沒有任何意義嗎?”

    “貝雅,你好奇怪哦。”

    蒂亞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貝雅,看的貝雅全身發毛。

    “我只是單純的想和凡凡接吻哦,希望和喜歡的人進行親密接觸,這樣有錯嗎?怎么能說是沒有意義呢。”

    說完,蒂亞似乎在回味剛剛那一吻般,不由自主的再次舔了舔濕潤誘人的櫻唇,再次讓貝雅見識到了蒂亞身上的,平時為了迎合某個笨蛋所深深隱藏起來的成熟嬌艷。

    “再說,也不是沒有用哦。”

    在貝雅不知道是第幾次露出來的呆滯目光中,重新將上半身趴下去,一手支撐著從那優美白皙的頸項,不堪一握的柔軟腰肢,再到圓潤挺翹的小臀,組成的一個完美的S形體型,蒂亞的食指輕點嬌唇,就像一頭趴在獵物身上的體態優美的雌獵豹,嫵媚誘人的風情盡露無遺。

    “稍微.......稍微的練習一下,如果以后用各種辦法,都無法讓凡凡接受的話,那就只好用最后的辦法了.......”

    “最后的......什么辦法?”

    貝雅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心里隱隱覺得自己不應該繼續問下去,因為這個看似懵懂無知,實則為了愛情掩飾自己狡猾的一面,并且什么羞人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的大膽丫頭,肯定會做出一些膽大包天的舉動,但她卻還是沒忍住自己的好奇心。

    蒂亞并沒有立刻回答,而是逐漸的俯身下去,直至和對方那寬廣的胸膛緊密貼在一起,曲線玲瓏的上半身,在上面輕輕廝磨著,從那濕潤誘人的唇口中,似有似乎的發出一絲引人遐思的嬌吟,那纖纖玉指,也似有意無意的停留在胸前那天藍色貴族禮服的胸襟開口處,指頭靈活的把玩著上面的扣子,只要輕輕一用力,就能將扣子接開……

    貝雅鼻子一熱,里面似乎有什么想流出來了,眼前隱隱散發出****氣息的一幕,對于只停留在騎士小說的愛情故事的她來說,實在是太兒童不宜了。

    將俏臉埋在那寬廣的胸膛上,深深呼吸了一口氣,露出一絲陶醉的樣子,蒂亞才轉過頭,側臉貼在對方的胸膛上,看著捂著鼻子不知所措的貝雅,神秘的笑道。

    “凡凡……可是很容易醉的哦,而且一定會負責到底的……所以對我來說,機會還有很多。”

    “你……你嘴里說這笨蛋是色狼,其實你才是色狼吧。”

    貝雅終于忍不住,捂著俏鼻大聲罵道。

    ********************************************

    求月票,被趕超的很快……

設置 手機 目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