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

首頁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九百二十九章 男人頭頂一片天

書簽

第九百二十九章 男人頭頂一片天

第七重奏01
    ********************************************************************************************************

    “其實這次被邀請來第一世界,到是完成了我和麗娜的心愿。”

    高特低著頭,毫無焦距的目光落在雪地上,話語之中的濃濃悲哀,就宛如映襯在他瞳孔之中的雪般寂白。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出聲,在沉默之中,等待著他接下來的解釋。

    果然,躊躇了片刻之后,高特繼續開口,他抓著腦袋,勉強露出平時那般的傻笑。

    “哎呀哎呀,不知不覺就沉重起來,我果然還是不適應這種氣氛啊。”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是他的勉力傻笑,卻給人更多一分的沉重和無奈,接著是長長的一口嘆氣,仰望著血月,高特喃喃說道。

    “吳,你也知道吧,我們小隊,現在所有人都已經突破到了偽領域境界。”

    我點點頭,這件事,是在高特夫婦來到羅格營地的第一天,在和他們曾經的敵人西雅圖克激烈碰撞的幾天之后,高特偶爾和我說起他們的隊伍和西雅圖克之間的那點恩怨時提到過。

    “是啊,時間真是不耐過,在訓練營里和可汗他們一起的歡樂時光還歷歷在目,不知不覺間,就已經走到了這里,伙伴們都已經那么強大了,昔日自己所憧憬的,認為遙不可及的實力,似乎在轉眼之間,就被踏在了腳下,那些天真的想法,一次又一次的被淹沒在殘酷的現實之中,每一想到這里,都會產生一種不現實感,仿佛現在身處夢中一般,夢醒來以后,自己還是那個在老師嚴厲目光下苦練的騎士學員。”

    說話間,高特的眼眶里閃爍起了一層晶瑩,在那血月的襯托下反射著淡淡紅光,看起來就宛如血瞳一般,讓人感受到了其中深深的留戀和悲哀。

    光影似箭,對于高特來說,雖然這幾十上百年的時間,只是在他的臉上留下成熟的刻印,和那一小撮整齊的胡渣,但是那許許多多的事情,卻已經成為過去,懷念的,后悔的,悲哀的,喜悅的,幸福的,一點一點被名為時間的事物抽去,無論如何也抓不住,無論如何去留戀,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寶貴的東西,被烙以過去的烙印,一去不復還。

    然后恍然間,才發現,自己的心不知在何時已經老了,麻木了,放棄了掙扎,去抓那些挽留不住,留戀不起的寶貴事物,猛地回過頭,心中就如同做了一場夢般。

    或許在若干年以后,我也會如同高特現在這樣一般吧。

    “哈、啊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怎么扯著扯著,扯到過去去了。”高特猛地將眼睛一擦,大馬金刀的坐在雪地上,用嚴肅而消沉的表情,繼續說道。

    “是啊,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這里,走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方,擁有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實力,我們的小隊,現在已經通過了亞瑞特之巔。”

    轉過頭,他朝我咧出一個難看的微笑。

    “雖然有點自夸的嫌疑,但是以我們小隊現在的實力,打敗巴爾的分身應該絕對不成問題,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很輕松才對……”

    這本來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但是高特的語氣卻越發的低沉和憂傷。

    因為,這意味著離他們去第三世界已經不遠了,那個讓冒險者向往而又害怕著的,真正的殘酷世界。

    “咦咦?唉!好像又跑題了,抱歉抱歉。”

    徒然發現自己又陷入消沉之中的高特,抓起一把冰涼的雪拍拍兩邊面頰,重新打起精神。

    “總之就是這樣,算來的話,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們就要出發前往第三世界了,在這段時間里,麗娜不斷的在我耳邊哭著喃喃【好想回家,好想回家看一眼】這樣,真拿她沒辦法,難怪都說女人是水做的。”

    高特故作輕松的聳了聳肩,隨即,他的肩膀無奈的癱了下去,深深嘆了一口氣,捂著額頭,讓自己的面龐不被看到。

    “我……我也是想回家看看,看看家里的兄弟怎么樣了,看看父母墳前有沒有人清理,看看村子有沒有發生變化,看看以前的玩伴是否還健在,但是……但是我和麗娜都是軟弱的人,我們怕回去了之后,好不容易才下定的決心會被輕易擊碎,再也不想離開啊!!!”

    一直在斷斷續續的勉強打起精神的高特,這個高大結實,不說話的時候給人山岳一般沉穩的圣騎士,在這個時候終于哽咽起來,手掌無法遮掩的下巴處流下一滴滴淚水,這是不同以往他那天天跳樓大甩賣式的廉價淚水,而是充滿了感情和溫度,滴落雪地,連冰雪也為之哭泣。

    嘶啞的哽咽聲,在這個無風寂靜的雪夜里顯得格外凄清,一聲一聲回蕩在遠處,就仿佛夜空之中,那孤傲的蒼狼對著血月所發出來的低沉哀鳴一般,讓人感受到了那份分外的滄桑和無奈。

    我沒有說話,也沒有出聲安慰,在這種時候,任何語言都是蒼白的,這個世界,正如我們所說的,無論如何都只有殘酷二字最適合冠以前綴,無論是對一個乞丐,或是一個平民,還是貴族,國王,或是高特這樣的冒險者,或是我這個頂著各種帝冠的救世者,甚至是阿卡拉那樣的老狐貍,這個殘酷的世界,留給我們選擇的路都并不多,而且往往不是我們想要的,我們只能被迫的從一兩條看不到未來,路途上鋪滿了裹尸的道路之中,選擇其中一條,無法棄權,甚至連遲疑思考的時間都沒有。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有多少個人愿意生活在這種永無止境的戰斗殺戮之中?

    好一會兒之后,高特的哽咽聲終于停了下去,在這些日子里面,他也承受了許多的壓力,無論是他自己心里對家鄉親人的思念,或者是妻子卡麗娜在他耳邊的哭泣喃喃,都仿佛千斤重擔一樣壓在心頭之上。

    卡麗娜也知道這一點,但是這種時候女人是最脆弱的,哪怕明知道會給丈夫帶來壓力,她依然忍不住撒嬌似地去傾訴,去依賴對方。

    男人頭頂一片天,這一刻,背著卡麗娜偷偷哽咽出來的高特,出奇的更是給我這樣一種感覺。

    “抱歉……抱歉,你可別笑我,還有,千萬別告訴麗娜。”

    擦了擦通紅雙眼,壓抑著的內心得到釋放,高特現在的心情明顯比剛才好了許多,他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伸出手掌,半空中,我們兩個的手中相擊而過,發出一聲脆響,算是約定了下來,不會告訴任何人。

    “所以說,本來我們還在猶豫著究竟要不要回來一趟,每天都在為此苦惱著,連我最喜歡的香蕉也吃不下去了,這時候,阿卡拉大長老的一封信幫我們做出選擇,所以其實應該是我們夫婦感謝你們才對。”

    高特最后這樣說道,總覺得這句話有可吐槽的要素,不過還是算了。

    “那么……怎么樣?回去看了嗎?”我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看了,在營地呆留的那幾天,偷偷去看了一眼。”

    高特用力的點了點頭,表情沒有我意料之中的悲哀,而是充滿了無畏和堅定。

    “本來還怕著回來以后,會產生動搖,我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呢,看來人最難明白的果然還是自己。”

    這樣自嘲的笑了一聲,高特緩緩說道。

    “我們先去了卡麗娜家里,她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岳父,已經在十二年前就死了,母親還活著,在她那個村子里也算是第一高齡了,還有麗娜的兄弟姐妹,都已經是白發蒼蒼的老人了,侄子侄孫生了一大堆。”

    做出一個抱豬窩的手勢,我們兩個同時笑了起來。

    “那么,麗娜姐姐現身了嗎?”我問道。

    “沒有。”高特搖了搖頭,苦笑。

    “你別看我家的麗娜平時兇巴巴的像母老虎一樣,其實感情脆弱得很,她不敢出現,她害怕……”

    頓了頓,高特的聲音微微低沉,變得苦澀起來。

    “已經幾十年沒有見,她害怕看到對方的淚水,也害怕自己會哭出來,當然,最害怕的是……最害怕的是,出現以后,對方已經認不出來了。”

    “這到也是。”

    我喃喃道了一句,身臨其境的想一想,的確會存在著這種畏懼。

    “不過最后,在我的勸說下,她還是和老岳母見了一面,當時兩個人哭的稀里嘩啦,我都忍不住擦起眼睛來了。”

    高特笑著說道,雖然用很輕松的口吻說出來,但是那種場面,只要稍微想象一下,無論如何都輕松不起來的吧。

    “回來以后,她又對著我稀里嘩啦的大哭了一場,然后竟然就這樣看開了。”

    “沒想到那幾天你們發生了那么多事,抱歉,我都沒有注意到。”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算了算了,要是讓你注意到,我們才要不好意思,這畢竟不是什么值得說出去的事情。”

    高特罷了罷手,突然小聲的,小心翼翼的用可憐的目光看著我。

    “吳,你可千萬不要和麗娜說我給你說了這件事,要是被她知道我將她這些糗事說出來,她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沒問題。”

    我爽朗的豎起大拇指。

    “只要你履行約定,在馬拉奶奶的樓頂上大喊一百聲【高特是笨蛋猩猩王】就行了。”

    “沒有吧!根本沒有做過這樣的約定吧混蛋!!”高特大吼大叫起來。

    “不,你看我們剛才不是這樣【啪】的一聲,擊掌許下約定了嗎?”

    “咦咦?剛才的擊掌竟然會是那樣的約定?!!我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呀混蛋!知道的話我絕對不會這樣做,所以不算數!!”

    高特心里一驚,復又暴露出了笨蛋猩猩的嘴臉。

    “而且還有,是我的錯覺嗎?和上一次那個無理的要求,好像出現了點差別吧,好像變得更加過分了!!”

    “好吧,就當做是這樣,時間也不早了。”

    我拍拍屁股,艱難的從雪地上站起,最后還是高特的幫忙扶持下,才勉強站起來。

    “明明就沒有這回事。”

    高特還在喋喋不休的抱怨。

    “對了。”走了幾步,我突然回過頭,看著留下來,打算繼續看一會兒月亮再說的高特,問了一句。

    “說起來,差點被你敷衍了過去,還沒問問你的情況怎么樣呢。”

    “我的情況,我的什么情況?”

    這頭猩猩回過頭,裝傻的問道。

    “就是回家以后……話說回來,你家是在森林里吧。”

    “是在村子里!沒有猩猩的很正常的在村子里!!沒有種香蕉!!名字也和猩字搭不上邊的很正常的村子里!!”

    高特再三憤怒的張牙舞爪起來,估計如果不是我現在虛弱,他那點可憐的自尊心在作祟,不愿意欺負病患,他非得撲上來和我拼個你死我活。

    “那么……怎么樣?”

    看著發出憤怒咆哮,一副恨不得把我滾成雪球從這里一直滾到哈洛加斯去的高特,我淡定笑著繼續問道。

    “怎么樣……就這么樣唄。”

    表情一愣,高特放下張牙舞爪的姿勢,回過頭去,側臉仰視,身影和夜空之上孤零零掛著的那輪血月一樣,散發出落寞的氣息。

    “父母已經死了,家里還有幾個兄弟,也和麗娜一樣,都已經白發蒼蒼了,侄子侄孫都有了。”

    露出有點寂寞的笑容,然后,他自豪的抹了抹鼻子。

    “我呀,我可是男人,不像麗娜那么膽小,所以回到村子,我直接和他們見面了,在村子口,和迎面走上來的我的一個弟弟。”

    “然后呢,享受到了全家團聚的幸福了嗎?”

    我剛剛問出口,就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頭猩猩又何必露出落寞的表情。

    “是呀,全家團聚……”

    高特出神的仰視著夜空,靜靜的喃道。

    “我本來是這樣以為的,以為他收到了消息,特地來迎接我來了。”

    回過頭,神色沖我復雜的一笑。

    “那時候,我說了一聲【喲,加特】,他恭敬的向我鞠了一躬,說了【尊敬的大人,有什么吩咐嗎】這樣的話,啊哈哈哈哈哈,很奇怪吧,明明是兄弟卻露出那樣的目光,說出那樣的話,我記得他小時候,可是天不怕地不怕,連腐尸都敢去招惹的。”

    說完,高特緩緩的低下了頭,陷入了無言之中。

    “沒事,這樣也好。”

    還沒等我想好安慰的措辭,他重新抬起頭,反倒安慰起一臉思考的我來了。

    “這樣也好,不認識了也好,這樣的話,就算最后一刻離開,也不會覺得太難過吧,只要他們還活得好好的,對我來說就好了。”

    “說不定……”

    高特突然沖我露出一個傻笑。

    “其實想想,也沒必要這么難舍難分,現在還說不定呢,說不定我和麗娜,會比岳母先走一步也說不準。”

    “不會的。”

    忍受著手臂發出的肌肉和骨骼的悲鳴,我拍拍高特的肩膀。

    “好好活下去,至少也給我活到我去看你們的時候,那以后要死要活就隨便你們了。”

    “喂喂,你也太薄情了吧,太冷漠了吧混蛋!!”

    高特不滿的拍開的我手。

    “會活下去的,一定會好好活給你這個家伙看的。”

    說完,我們兩個同時笑了起來。

    “不過,以你現在的身份,真的能去第三世界嗎?”

    “會的,雖然不知道會是什么時候,但是一定會有那么一天,而且不會太久了。”

    “你憑什么那么肯定?我到覺得阿卡拉大長老不會讓你輕易涉險,要知道,就算是領域境界,在第三世界也未必一定安全。”

    “的確是沒有理由呢,不過,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男人的第六感吧。”

    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回過身,朝高特罷了罷手。

    “睡覺了睡覺了,明天還要歷練呢,真是累死人了。”

    “吳,記住我的話,不要太過努力了。”

    背后,高特的話傳了過來。

    “知道了知道了,你要我說幾次。”

    “不是這樣的意思,我是說,不要讓那些女孩們擔心。”

    步伐一頓,我驚訝的回過頭。

    “你以為你憋足的演技,連我都能看出來,能瞞得過那些和你朝夕相處,而且聰明細心的女孩嗎?”

    高特沖我露出一個“你是傻瓜么”的嗤笑,隨后,筆直的豎起大拇指。

    “男人,頭頂一片天,好好努力吧。”

    ********************************************************************************************************

    莫名其妙的危機感逼近……

設置 手機 目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