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

首頁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九百五十一章 冰華亂舞

書簽

第九百五十一章 冰華亂舞

第七重奏01
    ********************************************************************************************************

    “好厲害,這就是親王殿下的真正實力嗎?”

    遠處,阿姆露迪娜感嘆著,不是親眼看到,她根本就不相信竟然還有人能做到這種程度,數萬面冰鏡,這是何等華麗的場面啊,精靈族追求藝術的天性,讓阿姆露迪娜和她的三個屬性情不自禁露出了癡迷目光。

    呃,要是這些鏡子,倒映的是更加美麗的事物就好了——這樣的想法也是稍稍有的。

    “的確,看來如果不是這段時間實力提升了很多,那么就是和女王陛下比試的時候,并未用盡全力。”

    潔露卡依然是用那十分淡然的口吻,陳述著自己不偏不倚,公正非常的想法。

    “女王陛下……只是還小,無法發揮出自己的實力罷了。”

    雖然對眼前這個親王殿下表現出來的實力,也有一種無法挑剔的感覺,但是并不代表阿姆露迪娜的三位手下能夠放棄成見,就此承認這個人類配得上她們的女王殿下。

    “是呢,女王殿下還很小,就已經有這樣的實力了。”

    在三人“卡露潔大人你也是這樣認為呀”的高興認同目光中,潔露卡淡淡說道,紫色的美麗眸子,發出冷颼颼的目光,從三人身上掃過,讓希爾曼雅,多爾多萊露,拉比利格斯打了個冷戰,隨即,補充了一句。

    “女王陛下的年紀,比親王殿下還要小幾歲,的確很小,不是嗎?”

    希爾曼雅三人頓時啞口無言。

    “或許你們會說我不尊重女王陛下,或許你們的確很討厭人類,但是我不希望你們因為這種感情而產生偏見,這樣只會讓你們變成和你們認為很討厭的人類一樣德性的家伙,只會讓親王殿下小看我們精靈族,知道嗎?”

    “是的,卡露潔大人,我們知道了。”

    三人慚愧的低下了頭,不敢再面對潔露卡銳利的目光。

    “不愧是騎士大人,您的公正讓我欽佩。”

    見無論自己說些什么也無法打消對人類的輕視的三個屬下,在潔露卡面前乖乖低下頭受教的模樣,阿姆露迪娜發出由衷的感嘆,這就是差距呀。

    “我只不過是在陳述事實罷了。”

    潔露卡現在這副寵辱不驚,沉穩淡定的模樣,要是讓某人看了,非得在墻上撞上十個大洞不可——這還真的是那個十句話里頭不用語言******自己一下就會死星人的黃段子侍女嗎?

    “另外,雖然不是可以百分之百肯定的事情,但是親王殿下已經達到了領域境界,聽說。”

    潔露卡接著爆料,聽到這個消息,阿姆露迪娜和她的三個手下頓時如遭雷擊,原本正轉回頭去觀看戰場的動作,猛地僵直,然后緩緩的,仿佛慢動作一般重新回過頭看著潔露卡,精靈族那特有的纖細圓潤的眼眶,被她們瞪得大大。

    “抱……抱歉,卡露潔大人,您剛剛在說什么?我沒聽見。”

    阿姆露迪娜還以為自己耳朵出現了問題,那精靈賊尖賊尖的耳朵。

    “是嗎?我剛剛說錯了什么嗎?我是說,親王殿下已經達到了領域境界,有什么好驚奇的嗎?”

    保持著侍女工整的姿勢,潔露卡輕輕歪頭,對四人的巨大驚訝表示不解。

    “不……潔露卡大人,你剛剛是說……說那個……親王殿下他已經……已經達到領域境界,是吧?”

    阿姆露迪娜感覺自己口齒有點不利索了,領域啊,對她來說是多么遙遠的事情,幾乎是可以去膜拜的存在,至于她旁邊的三個屬下就更加不堪了,三人前不久才剛剛達到偽領域境界,到現在為止,也不過剛剛鞏固好,就乍聞這種駭人的消息。

    如果說單單聽到領域高手,他們也不會如此失態,畢竟作為一名戰士該有的冷靜還是會有的,可是有一件事情是無法抹滅的,就是她們知道,潔露卡也剛剛說了——她們的女王陛下,只不過比親王殿下小上幾歲而已。

    也就是說,眼前這位親王殿下,年紀最多也不過是三十出頭而已,這個年紀,對許多普通的冒險者來說,只不過是剛剛離開訓練營,轉職成為冒險者的年紀。

    就算是被冠以大陸雙子星稱號的天縱奇才,在這個年紀達到了偽領域實力,這樣說出去,就已經能嚇壞所有人了,不過,畢竟不是沒有先例,比如說整個暗黑大陸公認最強的強者塔拉夏,比如說她們偉大的女王陛下,比如說……眼前這位卡露潔騎士大人。

    當然,卡露潔的情況有點特殊,關系到精靈族的一些秘密,作為貴族出身的阿姆露迪娜是知道那么一點點,并不以為奇,她們的女王陛下才是最強大,最值得驕傲的。

    所以,就算知道了眼前這個親王殿下,也是偽領域,因為有先前的例子,哪怕是聽到女王陛下敗于這位親王的消息,她們也并未太放在心上。

    因為,擁有著最優秀的資質和能力,并且繼承精靈族最偉大的王——亞瑟王的職業和能力的女王陛下,只要有心提升自己的能力,那等級和實力將會一口氣沖上去,對于天才冒險者來說如同天塹一般的領域瓶頸,在她們的女王陛下面前,只不過是一張薄紙罷了。

    所以,即使是失敗,也不過是暫時失敗,只要她們的女王陛下想,不用一年的時間就能趕超對方,將這個所謂的另外一個大陸雙子星打趴下,再加上無人能比的領袖才能,這些精靈們始終認為,那個人類根本就配不上她們的女王陛下,這個世界根本不存在雙子星,只有一顆星星,最閃爍的星星,那就是她們的女王陛下。

    這才是許多輕視所謂的親王殿下的精靈,她們的真正想法和輕視的根由。

    阿姆露迪娜心里并沒有這股輕視,因為換做是任何一個男人,和她們的女王陛下相比都相差甚遠,現在的親王殿下可以說是最合適的,而且一個身為聯盟的未來之星,一個是精靈族的女王陛下,兩者的結合能夠讓精靈和人類兩族的聯盟更加緊密,女王陛下看起來對自己的丈夫也很滿意,這樁婚姻完全可以說是天作之合。

    這是身為貴族的她,比普通精靈更加富有遠見和深慮的看法。

    但是這所有的一切,依然不能抹殺“親王殿下配不上女王殿下”這一觀念,只不過她更加理智,更加深思熟慮罷了。

    如今,潔露卡這個消息,就好像一個晴天霹靂,將她之前深信不疑的觀念完全撕碎。

    領域境界?

    這是什么概念?!!

    對于普通冒險者來說,這就是一道天塹,讓他們只能仰望而不可攀爬的天塹。

    哪怕是天才冒險者,也視這個瓶頸為猛虎,多少天才冒險者一輩子停留在偽領域巔峰而不得進階?十個天賦卓越的偽領域巔峰冒險者當中,能出現一個領域強者,大概就是這個概率。

    偽領域巔峰的強者有多少?有希望能夠達到領域的偽領域巔峰強者,又有多少?

    這個阿姆露迪娜她們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很少很少,所以領域強者才彌足珍貴,幾乎到了讓大家去膜拜的程度。

    就算是她們的拿這道瓶頸不當一回事的女王陛下,想要達到領域境界,如果全力以赴的話,至少也得再過個三五年,或許是十年八年后也說不定。

    可想而知,潔露卡剛才的話,對一直堅信自己的女王陛下誰都比不上阿姆露迪娜和另外三人,是多么大的打擊。

    親王殿下……已經突破到了領域境界?這……這豈不是說,自己的女王陛下……輸了?真正的輸了?!

    不不不,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完美無暇的女王殿下,怎么可能比不上其他人呢,一定是卡露潔大人的消息有誤,一定是這樣。

    用力的搖了搖頭,這一次,就連一直站在親王殿下這邊的阿姆露迪娜也露出了懷疑和打算詢問的表情,她能夠祝福女王和親王的結合,但是卻不能認同女王比不上親王這一消息。

    “卡露潔大人,并非我不相信你,只是……只是你看,現在親王殿下所展現出來的,不是只有偽領域級的實力嗎?而且是偽領域高級的實力,雖然說很強悍,竟然連偽領域巔峰的敵人也能夠死死的壓制住,對于這一點,我十分的驚訝和佩服,果然不愧是被譽為大陸雙子星,被女王陛下所看重的男人,但是如果說這樣就斷言他有領域實力的話,我不敢茍同。”

    斟酌著言辭,阿姆露迪娜盡量以溫和但是清晰的語言,表達著自己內心的質疑。

    “沒錯,你到是給我們說說……咳咳,希望卡露潔大人能夠給我們解惑。”

    拉比利克斯對潔露卡的話最是無法認同,要不是對方是潔露卡,他早就以侮辱女王的名義上去和她拼命了,阿姆露迪娜的話剛剛落音,他就神色不善的氣沖沖質問,結果被一旁的希爾曼雅一個手肘撞在腰上,咳嗽幾聲,才想起眼前這位可是自己必須仰望的騎士大人,才放輕口氣,但依然寸步不讓的繼續追問道。

    “是嗎?也難怪,說實話我其實也不大相信。”

    輕輕合上雙眼,此時的潔露卡,給人一種公正而威嚴的感覺,就仿佛是審判犯人的騎士一般,威凜而肅然。

    “就是說,只不過是不知道哪個家伙胡亂傳出的謠言而已,潔露卡大人可不能輕易上當。”

    拉比利克斯心里一松,立刻點頭認同的附和起來。

    “雖然很抱歉,不過你口中那位胡亂傳出謠言的家伙,是雅蘭德蘭大長老。”

    看了拉比利克斯一眼,潔露卡緩緩的吐露出對他宛如是死刑一樣的宣言。

    拉比利克斯的臉色立刻變得蒼白無比,兩腿發顫搖搖欲墜,如果說整個精靈族,還有誰能比她們的女王陛下更德高望重,更受人愛戴,那么肯定就是雅蘭德蘭,他剛才那番話要是傳了出去,被整個精靈族知道,那簡直就和死刑差不多了。

    “卡露潔大人,請原諒這蠢貨的無知妄言,他就是嘴巴太大,說話不動腦子,并不是有心的。”

    阿姆露迪娜一拳飛起,將拉比利克斯揍飛出去,幾乎是用盡了全身力氣,光看拉比利克斯炮彈一樣飛起,撞斷好幾顆大樹才停下來的力道就知道了。

    就算如此,拉比利克斯也要感謝他的隊長,如果挨這樣一拳就能讓大家忘記剛才的話,那真是太超值了。

    “是嗎?我看也像。”

    看著拉比利克斯飛了出去,在氣氛的凝固中,潔露卡輕輕說了一句,讓緊張盯著她的阿姆露迪娜三人頓時松了一口氣,潔露卡這樣說,也就是不會去追究了。

    “原……原來竟然是大長老說的,那這個消息肯定是真的了。”

    事到如今,無論是為了晃過拉比利克斯這個話題,還是對雅蘭德蘭的絕對信任,阿姆露迪娜她們都只能相信這個讓她們無法接受的消息了。

    “是啊,既然是大長老所說的,那就只有相信了。”

    卡露潔陳述著她們的話,繼續道:“不過,因為沒有親眼看到,就讓我們抱著一分疑惑,繼續看下去,這樣不是更好嗎?”

    “這個……好吧,讓我們拭目以待,希望親王殿下不會讓我們失望,一展他的過人實力。”

    阿姆露迪娜的表情比較微妙,與其說希望不會失望,倒不如說她希望是失望,讓自己對女王陛下的信念得以重新豎立。

    “不過,情況不是有點奇怪嗎?如果親王殿下擁有領域級實力的話,那這場戰斗不是毫無意義了嗎?為什么不盡快將地獄騎士干掉?”

    一直沒有說話的希爾曼雅,提出了她心中憋了許久的疑惑,大概也是心有所想,阿姆露迪娜也同時將疑惑的目光落到潔露卡身上。

    “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透露給你們也無所謂。”

    在數道目光的等待下,優雅的,輕輕的撣開裙角一絲灰塵的潔露卡,保持著最完美的侍女姿態,不緊不慢解釋道。

    “你們也發現了,親王殿下的狼人變身,和普通的德魯伊有很大不同吧。”

    “的確如此,雖然我沒有親眼見過人類德魯伊的狼人變身是怎么樣,但是料想應該不會是這樣,簡直和狼人族一模一樣,要不是先知道他是親王殿下,我還真以為他是狼人族的客人呢。”希爾曼雅點了點頭,應道。

    “是的,這正是親王殿下被稱為大陸雙子星的與眾不同點之一,這是他的狼人變身的第二形態。”

    “原來是這樣。”

    圍觀觀眾們露出似懂似懵的微妙表情。

    “但是,作為狼人的第二形態,并不是親王殿下的真正力量。”

    在阿姆露迪娜她們微微露出的“原來如此”的恍然表情之時,潔露卡投下一枚重磅炸彈,或許在這時,才能當著這些人的面,偶爾窺得一絲她那惡劣性格的廬山真面目。

    “這……這么強大的力量,還不是真正的力量嗎?”

    如潔露卡所意料的,阿姆露迪娜幾個再次瞪大眼睛,露出有趣的表情和結結巴巴的語言,真是個性格惡劣的家伙呀。

    “但是……雖然婚禮那天我沒有去,但是據說親王殿下就是用這副姿態和女王陛下戰斗……不是嗎?”

    希爾曼雅連忙提出疑問。

    “我從來沒有說過不是,但是為什么你們要理解成——和女王陛下戰斗的姿態,就是親王殿下的最強姿態呢?”

    一句貌似不怎么尊敬女王的反問,頓時讓幾個人啞口無言,在公正這一點上,潔露卡可謂是個相當嚴謹的人,絕對不會因為對方是自己的女王陛下,甚至是大長老,就有所偏頗,言辭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犀利毒辣。

    “那……那么,親王殿下的真正力量是什么?能否請卡露潔大人給我們透露一些,啊啊,如果是秘密的話那就不用了。”

    身為貴族的阿姆露迪娜知道一些秘密,也知道有一些事情是自己不應該去知道的秘密,所以問的特別謹慎。

    “并不是什么秘密,那么,問題一,人類德魯伊除了狼人變身外,還有什么變身?”

    潔露卡瞬間化身成為了提問者,讓阿姆露迪娜幾個有點措手不及的感覺,不過她們還是很快冷靜下來,低頭沉思。

    “嗯,據我從書上所了解的信息,人類德魯伊的基本變身能力只有狼人變身和熊人變身,不過,書里還提到過,強大的德魯伊,在到達一定的等級和實力以后,有可能變成天上的雄鷹,甚至是傳說之中的巨龍,關于這一點,書上也無法確認,畢竟精靈族和人類之間在以前存在著很大的間隙,我們這種人能夠涉獵到的,不可能會有太詳細的資料。”

    片刻之后,阿姆露迪娜率先回答道,她的三個屬下比她知道的更少,只有在一旁干點頭的分。

    “非常完美的回答,不愧是被莫妮卡長老委以重任的隊長。”

    潔露卡出乎意料的夸獎了一句,因為知道得到這樣公正的騎士夸贊很不容易,阿姆露迪娜露出了帶著一絲靦腆的喜悅表情,帶著緊張和激動的心情小心問道。

    “難道說親王殿下的真正力量,會是雄鷹,或是……巨龍?”

    “這個我也不知道。”

    在阿姆露迪娜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潔露卡毫不留情的施以一記必殺吐槽手刀。

    “我不知道親王殿下會不會變身雄鷹或是巨龍,但是,據我所知道的范圍內,親王殿下的真正實力,應該是在熊人變身體系上。”

    “原來如此。”

    被潔露卡剛才一句話嗆的喘不過氣來的四人,恍然的點了點頭。

    “據說親王殿下的熊人變身體系,已經達到了第三形態,雖然沒有見過,但是據說很有趣,所以想看看,不過這一次,親王殿下大概是要讓我們失望了,對手并不足以讓他使出全力,他大概是想磨練自己的狼人變身第二形態,爭取早點取得突破吧。”

    這一次,潔露卡到是好心沒有再調戲四人,而是一口氣的解釋完。

    雖然用了很多個十分可疑的【據說】,不過現在阿魯姆蒂娜她們可不敢再問這個據說是誰說的,可信度有幾分了,這里面可藏著大雷,像倒霉的拉比利克斯剛剛就踩上了。

    “親王殿下的高瞻遠矚,果然不是我們所能夠揣測得了的。”

    想了想,阿姆露迪娜只能發出這樣的感嘆,如此強大的敵人,她這幾天愁著該怎么應付,都快愁出毛病來了,而對方只不過是拿來當做磨練自己另外一個變身的實驗,這就是高手的思維模式呀,別人想模仿也模仿不了。

    一通對話以后,五人重新將目光落到戰場上面,不同的是,其中四人目光里所代表的想法,已經截然不同,因為她們已經知道,對面那位是已經達到領域境界的,武力上的資質天賦,或許比她們的女王陛下還要高一點點的存在。

    就連拉比利克斯,眼中也是一片凜然,再也沒有了剛才的不屑。

    將這些一切看在眼里的潔露卡,嘴角微微勾起了一道弧線。

    五人目光所及,是正在戰場上做困獸之爭的地獄騎士。

    作為一個從地獄那種修羅戰場走出來,并達到如此境界的高手,就算面臨著眼前幾近絕望的困境,地獄騎士依然沒有出現絲毫的沮喪和自暴自棄,它用著自己于地獄得來的豐富戰斗經驗,小心翼翼的應付著眼前的局面,只要還活著,就一定會有機會,這是它從地獄戰場里領悟出來的,自己的格言。

    地獄騎士意外的頑強,也讓我感到十分驚奇,這種可怕的意志……這些怪物還真不容小視呀,怪不得老酒鬼說就算以我現在的實力,在第三世界也不一定安全,我現在能夠稍稍體會到了,地獄一族的可怕之處,并非只有四大魔王三大魔神和它們無窮無盡的數量而已。

    雖然對地獄騎士意志,產生了敬佩之意,不過很可惜,這終究只是垂死掙扎而已。

    的確,它在地獄里面所磨練出來的豐富戰斗經驗,十分的棘手,純粹以經驗而言,一百個月狼也不是它的對手。

    但是別忘記了,月狼最大的利器之一是什么?

    精神力偵察。

    這個從魔王貝利爾那里學來的技巧,能夠將地獄騎士的每一寸動作,甚至一根鼻毛的晃動(如果它有的話)都能察覺到,對于一個已經知道對方要做出什么動作,并且移動和出手速度都要比對方快許多的情況,如果月狼還要受制于所謂的豐富戰斗經驗,那么就實在是自己太過于愚蠢,根本沒有一點戰斗天賦,可以回老家放羊了。

    很不幸的是,我的戰斗天賦和智商一樣,也是凡人水準的,所以說維拉絲的心愿大概要再等上許久時間才能實現了。

    既然普通辦法不能立刻讓地獄騎士授首的話,那不如……換個新花樣吧,最近才研究出來的招式,還沒有在卡洛斯和西雅圖克身上試試招呢,正好,眼前的對手也是個非常合適的對象。

    保持著幻象攻擊,讓地獄騎士無法顧及其他,我深呼吸一口氣,悄悄的竄到不遠處。

    行動得快一點,地獄騎士閱讀戰斗的能力很高,要是稍有延遲,讓他察覺到全部都是幻象在攻擊,那么一定會想到我有可能躲起來放大招,而心中有所警惕。

    帶著這種想法,我全力催發冰凍力量,本來因為極度擴散而呈現出淡白之色的偽領域,再次將周圍的空氣染上一層冰藍。

    一根,兩根,仿佛冒泡一樣,在冰藍色空氣的四周,一個根根足有大腿粗的冰箭——也不知道究竟該叫冰箭還是冰柱才好的冰錐,緩緩漂浮,形成的速度越來越快,不一會兒,周圍就凝結出了幾千上萬根這樣的冰錐,遠遠看去,這些密集的懸浮于半空的冰錐,就好像是一場大雨所滴落的水珠,被硬生生的停留在半空之中一樣,煞是壯觀。

    冰鏡——冰華亂舞!!

    這是這招的名字,事先說明,這種惡俗的名字可不是我取的,只是因為和小幽靈打賭打輸了,才被強硬取了這樣一個無聊的名字,我原本是想取個更加威風凜凜的名字,都已經想好了,就叫——人品大爆發,五萬根【再來一根】冰棍粉碎奧義攻擊!!

    怎么樣,很深奧吧,五萬根中了【再來一根】獎勵的冰棍,其實就是十萬根,這個招式名暗藏著【十萬冰棍粉碎奧義】這樣響當當的解釋,比起什么冰華亂舞之類的膚淺招式名,實在是內涵太多了。

    但是打賭輸了也沒辦法,以后再也不和這小圣女賭了,八年多來就從沒有贏過一次,一定是這只披著美麗圣潔外衣的可怕幽靈對我施展了什么惡毒的,比如說只要是和她打賭就一定會輸掉的詛咒……

    ********************************************************************************************************

    七千字補完,求月票,推薦。

設置 手機 目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