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

首頁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二千零四十五章 難以啟齒的變身

書簽

第二千零四十五章 難以啟齒的變身

第七重奏01
    ***************************************************************************************************

    “這一次的地獄世界之旅,收獲就是這些了嗎?”阿卡拉最后問道。

    “這已經足夠驚人了,要是再發現點什么,怕是要將我嚇死了。”我苦笑起來。

    “就是這些了,后來的事情,也沒什么好說,就在這里,我遇到了巫女公主,通過她的能力,回到了幻想鄉,再經由那里回到羅格營地,中間并沒有發生值得一說的事情。“

    不知為何,我再次將紅白公主拉過來,緊緊捂住她的小口,結果自然的,又換來大家怪異的目光,仿佛已經斷定我和這節操公主之間,有著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的,的確有,在幻想鄉里發生了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多了一到三個女兒,為什么會說一到三個,這種曖昧的說法呢?別問我,我也不知道,這是數學帝的靈感在作祟。

    “說的也是,光是這些信息,已經足夠我們消化好一陣子了,要是吳你再說點其他的,我這腦袋,可就要扳成兩半來使才行了。”凱恩心滿意足的笑了笑,那雙飽經滄桑的睿智眼睛,不斷閃爍著銳芒,仿佛大腦已經在高速運轉之中。

    “沒錯,尤其是教廷山,那艘移動飛船,如果……如果能做點什么,或許我們聯盟能夠再次扳回一些劣勢,面對地獄一族。”阿卡拉的渾濁雙目,也是瞇了起來,聽她的話,竟然是打上了飛船的主意。

    有關于那個神秘實驗室的事情,最后,我還是沒有告訴阿卡拉她們,一是太惡心了,光是想起就想作嘔,二是這樣一來,難免會牽扯出艾芙麗娜,實驗室的入口如此隱蔽,光靠我一個人是絕對發現不了的。

    或許,到時候,如果阿卡拉真的能對那艘飛船做點什么,那時我再【不經意】的發現那里,讓她去看個夠,研究個夠,現在說出來,也沒什么用,徒增混亂而已。

    想到這里,我就心安理得的將這件事隱瞞起來了。

    見兩位老人還在消化著剛才那些話,一時半會,看來是沒辦法說上話,我萌生了離去的想法。

    “阿卡拉奶奶,凱恩爺爺,該說的我都已經說完了,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們就先回去了。”

    “嗯,也好,你看看,一晃間已經快要天黑了,大家散了吧,這些事情不急,也不能急。”

    看了窗外一眼,果然如阿卡拉所說,天色已經漸漸黑了下來,沒想到竟然說了一整天。

    告別阿卡拉和凱恩后,我們離開了小帳篷,來的時候是和萊娜琳婭在一起,回去的時候,卻順手帶上了個紅白公主,不好,家里的節操大危機!

    話說,我現在才感到危機是不是已經太遲了點,已經有黃段子侍女和三無公主這樣的人物了,多加一個紅白公主,也不過是等于負無窮加上負無窮,無傷大雅。

    于是我頓時安心了。

    能安心得了才怪呢混蛋!

    “靈夢公主,太感謝您了,吳大哥能夠安全回來,多虧了您。”一路上,琳婭和萊娜也不知道向紅白公主道謝了多少次,眼神里充滿了感激,已經完全把紅白公主當成是整個家的救命恩人看待了。

    雖然我不否認紅白公主的功勞,但是,能不能別這樣縱容她,這家伙的尾巴要是翹起來,家里的節操可就真要泄洪了。

    “哪里,哪里,只不過是舉手之勞,順帶將他捎回去而已。”紅白公主罷著小手,仿佛在說這種事情只是小事一樁啦,弄回來的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實在當不上這樣的感謝。

    我不是什么好東西還真是抱歉了!!!

    “順帶?”聰明的女孩們,似乎注意到了一個字眼。

    “額嗚嗚嗚嗚~~~~”紅白公主剛想張嘴說點什么,就被我又一次的死死捂住了。

    “沒什么,沒什么,我只是擔心這家伙胡言亂語而已。”我沖目露疑惑的琳婭和萊娜,哈哈笑著解釋道,就算是欲蓋彌彰也沒辦法了,要是將我那笨蛋女兒牽扯出來的話,圣月賢狼變身多半也是保不住了。

    “吳大哥,今天的你……很奇怪哦,好像有很多事情隱瞞著我們。”琳婭終于忍不住出聲了,一次兩次可以,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這樣,卻讓她想要一探究竟。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呼嚕嚕的搖著頭,面對兩位女孩的詢問目光,一個是自己的寶貝妻子,一個是自己的寶貝妹妹,逐漸的,開始額頭冒汗。

    “抱歉,不是故意想要隱瞞你們,只是真的真的難以啟齒,以后你們肯定會知道的,現在,暫時就讓我掩耳盜鈴一會兒,可以嗎?”我雙手合十,朝琳婭和萊娜拜托道。

    “真是拿吳大哥沒辦法,不想說的話,就算了吧。”琳婭露出溫柔寬容的目光,讓我感動不已。

    “如果是難以啟齒的事情,以后一定會暴露的話,哥哥,我建議不如現在就告訴我們兩個吧,我和琳婭姐姐一定會給你保密,先一點一點的讓其他人知道,我認為總比一下子暴露強。”萊娜卻積極的幫我出謀劃策。

    “這個……”我猶豫起來了,萊娜說的一點也沒錯,一個一個的讓大家知道,羞恥感的確會降低很多。

    但是……但是……

    “抱歉了,還是再讓我想想吧。”我還是沒辦法,沒辦法說出口呀混蛋。

    “真是可惜,差一點就能把哥哥的秘密騙出來了。”萊娜吐了吐****,沖琳婭笑道。

    “是啊,難得我們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本以為十拿九穩,沒想到吳大哥的警惕心那么強,我想一定是很了不得的事情。”琳婭也輕輕撫臉,惋惜的輕笑一聲。

    “你們兩個……”根本沒想到剛才竟然是一場陷阱的我,咬牙切齒,恨不得現在就將琳婭和萊娜抓起來,各打二十下屁股,讓她們知道作弄丈夫(哥哥)的后果。

    有紅白公主在,還是算了。

    說起紅白公主的話……怎么忽然安靜下來了?

    我看了一眼被自己從身后抱住,并且緊緊捂住嘴巴的紅白公主,見她滿臉通紅,已經快要憋死了,頓時嚇了一大跳。

    抱歉抱歉,光顧著和琳婭萊娜說話,一個不小心忘記松手了。

    我剛想放手,忽然看見已經快憋的兩眼轉圈的紅白公主,依然在執著的做著什么,那種毅力,就仿佛是心臟被洞穿的將死之人,依然沾著自己的鮮血,用手指頭,用最后一口氣,在地上寫下關于犯人的線索。

    只見紅白公主,十分執著的用著一根不知道從哪里弄來的樹枝,在地上歪歪扭扭的寫了幾個字。

    圣月賢狼。

    噢噢噢噢噢噢——————!!!

    我抱頭慘叫一聲,身體本能的做了一個舉動。

    德式拱橋摔,走你!

    本來就從身后抱住紅白公主,現在只需要順勢來個鐵板橋,把她狠狠往后一甩……

    哧溜一聲,紅白公主從我的懷里溜走了。

    可惡,這家伙難道是有著百分之百躲閃德式拱橋摔的屬性?明明剛才已經快要嗝屁了,眨眼間又滑溜的躲掉了我這勢在必得的一擊。

    恨恨看了若無其事的和我拉開距離的紅白公主一眼,顧不得對付她,我連忙以閃電一樣的速度,將地面上的三個字抹掉。

    但是,肯定已經太遲了,萊娜姑且不說,琳婭眼睛又不花,地面上的字足足存在了三四秒,怎么可能沒有發現,看清。

    將這圣月賢狼這個名字,深深映入那悠遠純凈的天藍色眼眸之中,琳婭露出了古怪目光,看著她的丈夫。

    “吳大哥,難道說……你……”

    “琳婭!”我一聲大喊,一個飛撲,抱著琳婭向前,哧溜溜的將她逼迫到百米開外的一顆樹前。

    “琳婭,我們是夫妻,對吧。”我深情的凝視著她。

    “嗯。”琳婭點了點頭。

    “有句話我一直沒有對你說,我愛你。”我的目光,更加深情。

    “吳……吳大哥,忽然的……在說些什么呀,嗯嗚嗚~~~算了,我……我也是,也愛吳大哥。”

    琳婭臉蛋通紅的樣子,萌爆了。

    等等,現在可不是被萌住的時候,事關一輩子的節操,我一定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所以說,琳婭,我們兩個彼此相愛著,能不能答應我一個要求,把剛才看到的那幾個字,徹底的從腦海里抹消掉。”

    我鄭重的看著琳婭,緊握著她的雙手,就仿佛是在教堂里和身穿潔白婚紗的她交換結婚戒指那一剎那的莊嚴,神圣。

    “吳大哥都說到這個份上,不答應也沒辦法了。”

    “請務必答應,這關系到我一輩子的節操!”我熱淚滿盈。

    “能讓吳大哥這樣的人,也產生節操危機的事情,說實話,我真的很好奇……不過算了,每個人都會有屬于自己的小秘密,不是嗎?”

    大概是見我真的快要哭了,琳婭連忙改口安慰。

    “對對對,就是這樣,有秘密的男人,才會更顯得魅力。”我連連點頭,抱著琳婭,深深吻住她的櫻唇。

    咦,等等,什么叫【能讓我這樣的人,也產生節操危機】?說的我以前好像不在乎自己的節操似的,琳婭,我在你的心目中真的是這樣的人嗎?

    雖然美人在懷,唇香入齒,但是我的內心,卻宛如流星一閃而逝般的,悄悄劃落一滴憂傷蛋疼的淚水。

    和琳婭來了一番長吻熱吻作為封口費(?)之后,我們終于回到了萊娜和紅白公主那邊。

    “琳婭姐姐,快點告訴我,剛才看到了什么?”萊娜有點迫不及待。

    “抱歉,萊娜,我已經被你的哥哥收買了。”說起收買二字,琳婭的俏臉飛快閃過一絲紅暈,嬌嗔的白了我一眼,那叫一個千嬌百媚,讓人神魂顛倒。

    “原來琳婭姐姐也是重色輕友的人。”萊娜嘆息一聲,頓時讓我和琳婭咳嗽連連。

    剛才我和琳婭做的事情,萊娜貌似都知道了,預言師果然是一個不能小視的可怕職業。

    “沒關系,我找靈夢公主了解也行。”感覺到自己被背叛了的萊娜,忽然牽上紅白公主的小手。

    “沒問題,只要有供奉。”紅白公主的眼睛頓時變成金幣狀,仿佛聞到了錢的氣息。

    “你信不信我等會就供奉百萬金幣, 再讓你揣著百萬金幣買不到一張紙?”我瞇著眼看著紅白公主,虎軀一震,將聯盟長老的王霸之氣散發的淋漓盡致。

    “嗚~~~這樣看來,我也沒辦法幫上兀的忙了。”紅白公主沒有一點憐香惜玉,毫不留情的就將萊娜拋棄掉了。

    “哥哥霸道,是暴君。”萊娜撇著小嘴,氣呼呼的看著我。

    “天大的冤枉呀,我的公主殿下,除了這個,無論你要我答應你什么都成,行不?”我可憐巴巴的看著萊娜。

    “好吧,哥哥不能食言哦。”萊娜一下子笑逐顏開,哪還有剛才一絲生氣的模樣,可惡,我又被自己的妹妹玩弄于股掌之中了嗎?

    凡人智商有錯嗎魂淡!

    “本圣女好像聽到了笨蛋傭人的悲鳴求救。”忽然天空的圣潔白光一閃,我空空如也的懷抱里,頓時就抱了個滿懷。

    低頭一看,可愛迷人的小圣女,睜大著銀色的夢幻般的眼眸,一眨不眨看著我。

    “你這笨蛋幽靈,之前無視我的求救,現在卻跑出來湊熱鬧。”

    “笨小凡,蛋小凡,區區傭人騎士,也想隨便召喚本……本幽靈,有罪的是你才對。”小幽靈被我揉了臉蛋,不甘示弱,啊嗚一聲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

    “咦,這里有兩顆牙印。”忽然,小幽靈發現不同尋常之處,在她下口的地方,往上不到一寸的距離,有著兩顆淺淺的牙印。

    這牙印,明顯不是她的,小幽靈那一口好牙,要留,那也是唰唰的整齊兩排,不可能是獨獨的兩顆。

    “有嗎?”我下意識摸了摸,還真有,由此可見昨晚莉莉斯吸血有多狠,就連以我狀的像一頭熊的體質,到現在也沒能完全消去這些痕跡。

    “哇!小凡除了我以外,還有別的女人!”小幽靈驚呼一聲,仿佛是警惕心十足的妻子,終于找到了丈夫在外包小三的確鑿證據。

    “別以牙印來判斷這種事,而且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我一記吐槽手刀落下,正中小幽靈的額頭。

    “嗚嗚~~~嗚嗚嗚~~~區區傭人,竟然還敢理直氣壯的宣布自己除了主人以外,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見過這樣的傭人嗎?本幽靈是從未見過,囂張的都讓人有點佩服了。”小幽靈抱頭嗚嗚的悲鳴起來,用不懷好意的目光瞪著我,尋找破綻。

    “乖,不哭,不哭,你是我獨一無二的笨蛋幽靈,這樣可以了吧?”見小幽靈可憐,我心疼,不禁伸手將她重新摟入懷里,柔聲安慰。

    “誰是笨蛋,大笨蛋小凡,有破綻!”豈料,小幽靈嬌喝一聲,對著我的脖子處又是一口,這一口可咬的疼呀,讓我呲牙咧嘴 ,連翻白眼。

    “不可能!”松開牙之后,還沒等我龍顏大怒,小幽靈就又一驚一乍的驚呼起來。

    “我的牙印竟然比不上這家伙的,可惡,怎么可能輸!”說完,她再次張嘴欲咬。

    “別在奇怪的地方涌起好勝心呀笨蛋,你想咬死我嗎?”我連忙將小幽靈的額頭抵住,不讓她咬過來。

    “安心吧,半死的程度就可以了。”

    “一點也不可以!我抗議!”

    “抗議再加一口!”

    “你……你這個惡主人!”

    “是笨蛋騎士傭人小凡的錯,不把皮再長厚一點。”

    “再長厚就成厚臉皮了!”

    “哇!說的好像不長就不是似的。”

    “……”

    好吧,斗嘴皮子又完敗給這幽靈圣女了。

    “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嗎?”我無奈的看著小幽靈,轉移話題問道。

    “多久?”

    “超過一個星期了。”我扳著手指頭數了數,這懶豬圣女,上次醒過來還是在地獄世界的教廷飛船上,以主人的身份帶我游覽了一遍飛船,大概是因為這個原因,累了,所以接下來一口氣睡了將近十天,那叫一個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小幽靈睜大迷迷糊糊的眼眸,露出驚訝茫然之色,看了看四周。

    “這么說來……才一個星期左右嗎?我怎么覺得睡了很久很久,之前小凡明明還是在地獄世界的。”

    “說的沒錯,你現在還在做夢。”我一臉促狹的看著小幽靈,看能不能忽悠她一回,畢竟她睡著以后發生的一切,太過離譜,就算思維再怎么跳躍,也難以想到我竟然能那么快逃離地獄世界。

    “做夢?”小幽靈果然露出了迷糊可愛的表情,揉了揉眼。

    “對對對,是在做夢。”我連連點頭。

    “沒辦法,對付夢境,只有一個辦法?”小幽靈自言自語。

    “什么辦法?”

    “啊嗚!”我咬。

    “疼!”

    “會疼,果然不是在做夢,哼哼,小凡騙我。”小幽靈得意的在我面前兩手叉腰,昂首挺胸,宛如一只高傲優雅的小貓。

    “要咬咬你自己,別拿我做實驗。”我揉著胳膊上的清晰牙印,欲哭無淚,再次明白什么叫不做死就不會死……

    。。。

設置 手機 目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