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

首頁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 這年頭新人怎么越來越BT了?

書簽

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 這年頭新人怎么越來越BT了?

第七重奏01
    ***************************************************************************************************

    “那啥,總而言之,從今天開始就讓愛娃兒跟隨著吧,大家平時盡量無視她就好了。”出了外面,我向大家宣布了這個殘酷的現實,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可是,之前不就已經決定了嗎?為什么還要特地宣布呢?”塔莫婭不解的看著我。

    “咦,之前已經決定了嗎?”我一臉傻樣。

    所有人:“……”

    看來真是這樣,也罷,都是愛娃兒的錯,弄得我腦子都亂了,之前說了什么完全記不得了。

    “咳咳,那么……這次就當做是正式宣布吧,大家知道有這回事就行了。”我朝塔莫婭,卡露潔,以及萬年公主比了比身后站著的愛娃兒,如是說道。

    目光所至,是一張冷漠,看不出任何表情的精致俏臉,由端正而小巧的五官以及輪廓優美的白皙面龐所組成的華麗容貌,會讓人忍不住的驚嘆,就算是在從不出丑女,以圣潔,高貴,華麗而聞名的天使族里,這張臉也是其中的佼佼者,說是萬里挑一也不為過。

    再加上一頭微卷的純正的金燦長發,以及同樣純正威儀的金色瞳孔,哪怕是對天使一竅不通的人,第一眼看到愛娃兒,也會意識到眼前這名女天使的血統十分純正,高貴,絕對不是從祈禱之泉里量產出來的貨色。

    嗯,看來有必要讓愛娃兒重新戴上她的頭盔了,不然很容易吸引有心人的注意,我這邊暗地里思考著,女孩們那邊卻在驚嘆。

    擺脫陰郁狀態的愛娃兒,整個人的色彩無疑是鮮艷了千百倍,這也是某德魯伊和她協商過后,雙方作出一定妥協的結果,那副陰郁的表情還是去掉為好,免得影響周圍人的情緒,但是因為愛娃兒不想被泰瑞爾和她爺爺接回去,所以不能露出心理康復后的正常表情。

    因此折中一下,不用夸張的擺出死氣沉沉表情,也不能露出正常表情,于是一張三無臉就這么誕生了,至少在其他人面前,她得這么做,正好說明心理治療有成果,但還得繼續。

    拜托了,快點識破愛娃兒的演技,把她給帶回去吧,表面上妥協,我心里卻在暗暗祈禱,五爺,還有愛娃兒的爺爺,你們的目光一定雪亮雪亮滴,快點過來把這貨給帶走吧。

    做完這個決定以后,我還得去拉斐爾那一趟,告知她這個消息,同時半真半假的告訴她,我已經和愛娃兒約定好了,至少在這一段時間內,她不會給我制造麻煩,至于這一段時間到底是多長時間,到時候再說。

    沒辦法,不是我不肯說實話,我總不能對拉斐爾說,其實愛娃兒是一名疑似斯德哥爾摩患者,被我撕了一回后竟然喜歡上了圣月賢狼吧?先不說她信不信,就算信了,大概也會因此揶揄調侃我好一段時間,我才不要。

    拉斐爾肯定不會輕易相信我這種錯漏百出的解釋,不過她也沒有勉強我說實話,按照她的說法是,反正以你對親人朋友的著緊,肯定不會拿她們的安全開玩笑,既然你這樣說了,我就相信吧。

    百族公主殿下偶爾也還是會有體貼人的一面,真是感激不盡。

    之后又和卡洛斯以及西雅圖克打了招呼,讓他們不必如此防備,這兩個人可就好說話多了,大家如同兄弟一般,我說的話他們毫不猶豫的相信了。

    薩綺麗她們外出幫我打聽小亞瑟王的消息了,都不在營地,否則身邊多出這樣一名顯眼的天使,那群人還不知道會怎么戲弄我,幸好幸好。

    帶著愛娃兒轉了一圈回來,家里的女孩們正在討論戰斗中的經驗和技巧,卡露潔實力最強,且從上一代十二騎士中完整的繼承了心得,她所缺乏的只有實戰經驗,而這一點塔莫婭卻不缺,至于萬年公主,她空有一身實力,卻什么都缺,正好在討論之中瘋狂的吸收知識。

    見此,我也不打算打擾她們交流,只是忽然,沒想到卻是萬年公主把我給叫住了。

    “啊,等等,笨蛋猴子。”

    本來不想理會,不過想到向來不鳥我的她主動把我叫住,應該是有“因為事關緊要實在沒辦法只好忍辱負重降低智商主動和你這只笨蛋猴子搭話你應該好好感謝我的仁慈才對”的重要事情要說……話說夠了吧,我這不羈的吐槽之魂,已經到了見個活物都想吐槽一下的境界了嗎?

    總之,因為事出反常,我還是勉為其難的搭理一下,回過頭,疑惑的看著她。

    “昨天去了一趟赫拉迪克族。”

    “這個我知道,說重點。”

    “在族里聽到了一個消息,我們的族人,前些天在深入沙漠深處的遙遠綠洲區域探索時,忽然聽到一聲從地底發出的刺耳恐怖慘叫,沒過多久,他前方一大塊沙漠區域涌出了大量濃墨色的毒液,同時開始塌陷,毒液完全將沙子腐蝕,逐而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毒液潭,光是靠近毒液潭百米之內都很容易中毒。”

    “哦?的確是個讓人感興趣的消息,然后呢,還有什么嗎?”

    “那族人說,除了忽然發出的尖銳恐怖叫聲,以及涌出的毒液潭以外,他似乎還看到一道十分小的身影從沙地里沖天而出,眨眼間就消失不見,因為太快了,他也分不清是不是幻象,你也知道,在沙漠里因為高溫而出現幻象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十分小的身影,難道說是……”這一趟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小不點王,萬年公主這樣一說,自然會讓我往小不點王身上聯想。

    “我可沒這樣說,只是提供這樣一個消息給你罷了,找不到可別怪我。”萬年公主無責任的把臉一撇。

    “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我覺得不能忽視這個信息,于是詳細問道。

    “約莫半個月之前吧。”

    半個月之前,也蠻久了,即便真的是小不點王,她估計也走遠了,不過還是得重視一下。

    “總而言之謝了。”我隨隨便便的道了一聲謝,本來想回帳篷的腳步一轉,又打算外出一趟了。

    “殿下……”卡露潔站了起來。

    “不用了,我去拉斐爾大人那一趟,你就和塔莫婭她們多多交流吧,大家實力強了,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助力。”

    “遵命。”卡露潔一想也是,微微行禮,目送我離開之后才重新坐落,真是個找不到一絲挑剔之處的完美侍女,和她的不肖姐姐相比……算了,我已經懶得說了。

    愛娃兒卻一絲不茍的跟在身后,按照我的吩咐,穿上了一身她身上所攜帶的最低調的輕甲,縱使如此還是給我一種銀閃閃二代的感覺,天使喜歡華麗的東西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習慣就好。

    頭盔也戴上了,自帶的面罩完美的將她那張耀眼的天使臉蛋遮住,只露出鼻子以下部分,這樣就不用擔心過高的回頭率了,只是這身戰斗裝一穿,似隨從護衛一樣緊跟在我身后,如此組合已經足夠吸引人的注目了,我只能滿肚子苦水淚水的祈禱營地里的冒險者和居民快點習慣這一幕。

    就當身后多了一顆移動的石頭般,我完全無視愛娃兒的存在,也無視周圍的人的圍觀目光,一路趕向拉斐爾的帳篷,愛娃兒似乎也頗為滿意這種節奏,能看出來,她現在還無法接受我的德魯伊形態,將之與圣月賢狼聯系到一起,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我這副形態,內心想必頗為尷尬,我無視她,她樂得自在。

    “咦,小小吳,怎么剛走又來了,該不會是想和我炫耀你的天使隨從吧。”拉斐爾見我沒過一會又殺了個回馬槍,不由的小聲揶揄道。

    “咳咳,我是有重要的事情想向你匯報,希望能聽取一下拉斐爾大人的分析。”

    “哦?說吧。”聽到正經事,拉斐爾也露出了正經表情,比了一個坐下的手勢,放下手中的羽毛筆,做傾聽狀。

    “是這樣的……”我將剛才在萬年公主那聽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

    “如此說來,聲音發在地下……而且形成如此劇毒的毒液潭……”拉斐爾輕閉雙眸,仿佛內心已經有了答案般的驚嘆一聲。

    “如果是真的,恐怕蛆蟲巢穴里的沙蟲女王,已經被干掉了。”

    “你也是這么想嗎?可是沒辦法確認。”我撓了撓頭,困擾說道。

    “想要確認很簡單。”拉斐爾打了一個響指,露出明媚耀目的笑容:“終于可以差遣阿卡拉一次了,老是她讓我做這做那。”

    “你的意思是……”

    “去第一世界確認不就得了?第三世界的沙蟲女王如果真的死了,那么第一世界的投影,干掉之后就不會再復活了,從這一點就可以判斷出來。”

    “說的也是,還是拉斐爾大人您高明。”我一記馬屁拍了過去,拍的百族公主舒舒服服的瞇上眼睛。

    “哼哼哼,這下知道了吧,小小吳,我可是很厲害的,所以平時別老是和薩綺麗摻和在一起對付我,應該站在我這邊,我這邊。”拉斐爾乘機拉攏陣營。

    “這個……我再看看,我再看看。”我干笑起來,內心一點也不想摻和她們的魔女之爭,是你們老把無辜的我拖下水好不好?

    “真是的,到現在還舉棋不定,想要腳踏兩只船嗎?小小吳果然是個花心的家伙。”拉斐爾見我敷衍,不禁氣呼呼道。

    “這和腳踏兩只船以及花心有什么關系?”我無語的看著她,幸好沒有別人聽到,否則還不知道會怎么誤會這番話呢。

    “那么我和薩綺麗,你選哪個?”拉斐爾步步緊逼。

    “我選琳婭。”機智的百族面首……哦不,是聯盟長老脫口而出。

    “切,看不出,區區一個小小吳,還挺機靈的嘛。”拉斐爾唯一沒辦法對付的就只有她最疼愛的親孫女琳婭了,見我抬出琳婭,她只好偃旗息鼓,憤憤嘀咕了一句。

    “小小吳果然喜歡****大的。”

    我:“……”

    咱別在這個危險的話題上繼續討論了行不?

    “總之我立刻聯系阿卡拉,讓她派人去偵查一下就知道了。”

    “大概要多少天?”

    “這個嘛……沙蟲女王作為知名的魔王強者,它的投影想要重生,至少也需要三五天,運氣不好的話得等個十天。”

    “這日子就一天一天消磨沒了。”我一聽還要等那么久,頓時就拉起了一張苦臉。

    “知道你著緊你的精靈女王嬌妻,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大家都在努力,可沒有人偷懶,所以乖乖的靜候消息吧。”拉斐爾這樣說著,打發走我以后,就忙乎起來。

    我這一趟的運氣似乎不錯,本來以為至少要等個五天八天,沒想到在第二天,拉斐爾那邊就傳來了消息。

    “小小吳,阿卡拉那邊有消息了。”把我叫來的拉斐爾精神奕奕說道。

    “哦,那么快?”我瞪大眼,表示不可思議。

    “阿卡拉派去偵查的人員,在蛆蟲巢穴三層沒有找到沙蟲女王,說來也湊巧,因為這不是半個月以前發生的事情嘛,根據阿卡拉的打聽,正好在那之后,有一隊冒險小隊去了蛆蟲巢穴,干掉了一次沙蟲女王的投影,為了保險起見,阿卡拉還特地詢問了整個魯高因區域的冒險者,確認自那個小隊之后,就再也沒有人去刷過沙蟲女王了。”

    “運氣真好。”聽了之后,我也不禁感嘆,正好在事發之后,有人去刷了沙蟲女王的投影,而之后沒有人去過,這樣一來,如果第三世界的沙蟲女王沒有被干掉的話,有半個月時間,它的投影怎么也得重生了,現在卻沒有看到,足以證明我們之前的猜測十有**是真的。

    “沒想到,沙蟲女王就這么被干掉了。”確認消息以后,我頗為唏噓。

    為何?因為想當年,在赫拉迪克族被解救之前,通關魯高因區域的任務是干掉魯高因區域六大BOSS之中的其三。

    這六大BOSS,其中一個就是沙蟲女王,在它身上,承載了無數冒險者的酸甜苦辣,有大爆收獲的笑臉,有痛失隊員的悲哀,更有隊伍團滅的絕望。

    在我到達魯高因,并且解救了赫拉迪克族,發現了藏身于赫拉迪克古墓之中的督瑞爾投影,那之后,經過聯盟的開發,確認安全以后,通關魯高因區域的任務才變成了打敗督瑞爾的投影,六大BOSS斬殺任務從此成為歷史,作為最大受益者的赫拉迪克族樂得如此,因為這樣一來,冒險者就必然要在他們族里逗留歷練,間接的帶動起了赫拉迪克族城市的繁榮。

    想必在我之前的冒險者前輩們,聽到這個消息,臉上的表情會更加唏噓,因為沙蟲女王是他們曾經做夢都會夢到的一頭難以對付的大獵物。

    “說來最近的新人冒險者是不是越來越變態了?”我正感慨著,拉斐爾卻冒出這樣一句。

    “怎么了?”

    “你說現在通關魯高因的任務都已經變了,這些人竟然還有興致去蛆蟲巢穴那種地方刷沙蟲女王,這嗜好,不是正常人能夠擁有的。”百族公主嘖嘖的搖頭道。

    何以她也會有這種感嘆?我心里略為一想就知道了,因為我們的百族公主殿下,歌舞雙姬大人,在年輕的時候,還是一個第一世界魯高因級別的新人冒險者時,也經歷過一模一樣的通關考驗。

    “沙蟲女王,可是只排在牙皮之下,第二難啃下的家伙,不是因為它的實力有多強,而是因為蛆蟲巢穴的地形太惡心,絕對不是正常人能夠忍受的,就算當年的六大領主斬殺任務還在,一般也鮮有冒險者會選擇去刷它,沒想到現在任務變了,竟然還有冒險者去找它的麻煩,你說這樣的家伙是不是變態?”拉斐爾咬牙切齒的說道。

    怎么了這么了,忽然情緒那么激動,莫非……

    “難道說……當年在完成任務的時候,蛆蟲巢穴給拉斐爾大人留下了什么不好的陰影?”

    “胡說八道。”百族公主殿下一拍桌子,嬌斥一聲。

    “我怎么可能會被蛆蟲巢穴那種滑膩膩黑漆漆惡心至極的鬼地方所嚇倒,你可以侮辱我的隊友,但是不能侮辱我!”

    我:“……”

    好吧,十有**可以確認了,我們的歌舞雙姬大人,曾經的確作死挑戰過蛆蟲巢穴,并在那里留下了陰影。

    眼看拉斐爾因為黑歷史泄露,快要暴走了,我連忙附和“聽你這樣一說,這隊冒險隊伍的確挺變態的,竟然會選擇去那種地方。”

    “是吧是吧。”

    “不過作為聯盟長老,我覺得這種說法不大合適,或許可以用越來越有特色,越來越喜歡迎難而上,實力越來越強大,諸如此類的正能量詞句來形容。”

    “我不管,他們就是變態。”百族公主開始像小孩子一樣撒潑耍賴了。

    好好好,能贏過你的都是變態,這樣總行了吧。

    ***************************************************************************************************

    呃……離月底還有最后三天,七十二小時,差一百多張月票,說難也不難,說容易也不容易,還要懇請諸位加把勁,盡量攢點月票投給小七,小七先在這里拜謝大家了~~~

    。。。。

設置 手機 目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