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

首頁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 深夜賣藥的小侍女

書簽

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 深夜賣藥的小侍女

第七重奏01
    ***************************************************************************************************

    晚飯過后,曾經是家里的三大睡神之一的卡潔兒,似乎因為我的到來而特別活躍,竟然一改吃飽后就想睡的習慣,帶著玫瑰花瓣味的稚嫩小小身體不斷往我懷里鉆,因為唯一的天敵西露絲和艾柯露不在,這小天使越發無拘無束,極盡所能的撒嬌。

    直到夜深,她才終于熬不住睡意,在我懷里打著瞌睡,眼皮合了又睜,睜了又合,最終念念不舍的陷入夢鄉。

    我輕輕抱起卡潔兒,將她交到安潔麗爾的懷里,她用更輕柔細致的動作接過女兒,朝我投來歉意目光,我則是回以見外的眼神,我和卡潔兒是什么關系,她粘著我,我只有更高興的份。

    在精靈王城陷入寂靜,只有水晶之樹的光芒在柔和照耀的深夜時刻,我和女孩們踏著回去的路,手牽著手,沒怎么說話,感覺卻格外溫馨,有多久沒有這樣一起好好的,在這份寧靜之中度過心連著心的美好時光了?

    回到家,我又去了阿爾托莉雅那,靜靜看了她的睡容一會,想到還有三天……不對,再等兩天多點的時間,她就要蘇醒過來,不由握緊吾王的手,心里分外期待。

    等回到家,女孩們已經陸續梳洗完畢,回到各自的房間了,我不懷好意的沖著兩個透露微光的房間笑了笑。

    不是羨慕安潔麗爾的母愛得以釋放嗎?本德魯伊今晚就讓你們心想事成――如果那極低極低的概率能夠撞上的話。

    不急,慢慢來,要有情調,面對著女孩們的房門,重重咳了兩聲,我先回到自個的屋子里,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換上一身舒適的睡衣,呃……下次拜托維拉絲給我做點威猛些,有男子氣概一些的睡衣好了,不管怎么說,堂堂的聯盟長老睡衣上竟然繡著卡通動物圖案,這不大好,有損我的高大形象,至少也得是威猛的獅子老虎啊。

    剛想行動,卻聽到窗外傳來咔嚓一聲,在我瞪大眼的注視中,一道隱隱傳來郁金花香的嬌小身影不知用什么手段打開緊閉的窗口,從外面溜了進來。

    我無語的看著一身黑衣,蒙著臉,打扮的像個夜行俠的黃段子侍女,仿佛又回到了當年在第二世界群魔堡壘拯救小黑碳時的經歷。

    “你就不怕巡邏騎士發現,被抓起來,到時候該怎么解釋?”在黃段子侍女小心關窗,還未轉過身來的時候,我在她背后忽然出聲。

    這笨蛋膽小侍女嚇了一大跳,身子幾乎蹦了起來,原本無聲無息的完美潛行關窗動作,也伴隨著砰一聲細響而告終。

    “好色笨蛋卑鄙下流無恥的親王殿下,為什么要忽然出現在我身后,想做什么?”這小侍女立刻轉身面對著我,并且退后一步,蒙著的臉龐,那雙唯一露出的紫色眸子透露出機警之色。

    “你潛入到我的房間里,竟然還問我為什么要忽然出現在你背后,想做什么?”我被這惡人先告狀的小侍女逗樂了。

    “一碼歸一碼,我是……我是來監督笨蛋親王的,沒錯,就是這樣。”潔露卡似乎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借口,抬頭挺胸,神氣起來。

    “那你到是說說看,大深夜的,來監督我什么?”我忍住笑,一本正經的問道。

    “這個……這個……來監督親王殿下有沒有獸性大發。”因為蒙臉而顯得越發突出靈動美麗的紫眸,咕嚕嚕的轉了一圈后,眼睛的主人如是口胡。

    “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

    “簡單。”她打了一個響指,似乎找到了合適的黃段子,要開始無節操了。

    “沒有的話,證明殿下該吃藥了。”

    “……”感情沒有獸性大發的我才不正常?才得吃藥?

    “你看,我已經準備好藥了,這是祖傳配方,絕對沒有過期,也不能用來避孕。”說著,小侍女機靈的掏出大大小小的瓶罐,一一羅列在我面前,瞬間化身為街頭上的狗皮藥膏商人。

    “為什么要特地強調沒有過期,和不能用來避孕?”我促狹的看著她,莫非這家伙終于認識到了她賣的過期避孕藥不受歡迎?

    “因為獸性大發的禽獸親王已經不是一般的藥能治療得了了。”笨蛋侍女得意的將下巴一抬,仿佛真的成了包治百病的女神醫。

    “你的意思是說過期避孕藥才是一般的藥?”我驚悚了,這小侍女的想法果然非同凡響。

    “當然,這是賣的最好的一款,包治百病,百試百靈。”

    “騙人。”

    “嗚哇,竟然毫不猶豫的否認了我這樣的賣過期避孕藥的美少女說的話。”

    “美少女是沒錯,但我已經不知道該怎么吐槽前綴修飾詞了。”我越發無力,這小侍女絕對是來調戲我的沒錯。

    “表面上是假面美少女,真實的身份卻是在暗中兜售過期避孕藥以拯救世界的黑暗組織頭領,因為不小心落入禽獸親王的賊窩,為了隱瞞身份拯救世界不得不屈服于對方的yin威之下,在他專門用來關押收羅起來的全大陸美少女的禽獸城堡里面暗中開起了制藥作坊。”

    “我怎么覺得你更加邪惡,更加居心叵測?”眼看黃段子侍女化身中二型無節操侍女,我更是無語望天。

    “這是笨蛋親王的錯覺罷了。”黃段子侍女頓了頓,繼續編織她的無節操故事:“最終,在禽獸親王無休止境的每天五次的濁白液體強制注入下,連過期避孕藥都無法阻止,無奈懷上了他的小孩。”

    “哦哦哦,接下來就是正義和親情的內心掙扎交鋒嗎?到底是繼續拯救世界的大業,還是放下一切,給肚子里的孩子一個父親和溫暖的家,話說回來,既然是過期避孕藥你還能指望它避什么孕?”不知為何,我開始對黃段子侍女的故事有點感興趣了。

    “后來生了四胞胎。”

    “哦哦哦,厲害,雖然不大可能但是至少聽起來很美妙。”

    “大女兒推翻了某個國家的殘暴統治,當上了女王。”

    “女兒萬歲!”

    “二女兒打敗了吃人的惡龍,成為了被人贊頌的勇者。”

    “女兒萬歲萬萬歲!”

    “三女兒治病救人,博學多識,最終成為一代賢者。”

    “可惡,我好想要女兒,現在,立刻,馬上要!”

    “四女兒最平凡,溫柔善良,與世無爭的她在草原上開了一個牧場,養了無數羊群馬群。”

    “平凡也不錯,知足常樂,只要開心就好。”我想起了維拉絲,嘴角溢出笑容。

    “最后,四女兒指揮著馬群把禽獸親王踩死了。

    “為什么是這樣的結局啊啊啊!!!其實只有四女兒才是你的親女兒對吧混蛋!!!!!!”我當時就整個人都不好了,仿佛感受到了來自世界的惡意。

    “臨死之前,禽獸親王想起了給他生下孩子的那名避孕藥美少女。”

    “自己夸自己是美少女有意思嗎?話說這種奇怪的前綴是在自夸嗎?算了,他到底想起了什么,是后悔還是內疚或者是懺悔?”

    “此時此刻,他終于后悔了,早知當初就應該聽她的勸告,在發泄****之前吃上足夠的過期避孕藥,服用足夠的療程,而不應該為了省錢只吃一半,這樣一來,四女兒興許就不會出現了。”

    “這個故事居然是過期避孕藥廣告?!”我驚了個呆。

    “潔露卡牌祖傳過期避孕藥,每天五個療程,藥不能停,珍惜生命,少生一個,遠離馬群,你,值得擁有。”黃段子侍女不失時機的將手中的藥瓶鄭重托起,對著鏡頭(?)露出職業微笑。

    “泥垢了!”我當時就不能忍,在黃段子侍女的驚呼聲中將她抓住,抱在懷里。

    “從我剛來到精靈族開始就囂張的不行,現在還敢來挑釁我的威嚴,你膽子不小嘛。”不懷好意的目光落到黃段子侍女的挺翹小香臀上,我嘿嘿笑道。

    “笨蛋親王要……要做什么?我……我可是來監督你的。”剛才還囂張的不行的小侍女,一被抱住,立刻就本性暴露,露出欲哭的膽小可憐表情。

    “說的好,那么接回最開始的話題,我要是獸性大發了,你又該怎么辦呢?”

    “當……當然也是要用過期避孕藥治療。”

    “原來無論如何我都得吃藥啊!”

    “不吃藥也行,笨蛋親王用瓶子解決就好了,反正萬物皆可yin的禽獸親王的施欲對象已經不限于活物了,喏。”

    被我抱在懷里,膽小害怕的不得了的小侍女,竟然還不服輸,從她的瓶瓶罐罐里挑出一個瓶口合適大小的瓶子,遞給我,露出挑釁目光。

    “……”這是我今年以來聽到過的最冷最無情的黃段子。

    “要這樣的瓶子做什么,眼前不是有一個更合適的【瓶子】嗎?”我用力將懷里的小侍女抱了抱,這可是絕世好瓶啊。

    “我……我可是監督,是裁判,哪……哪有把裁判推倒的道理,不行,絕對不行。”黃段子侍女這才黔驢技窮,慌張起來。

    “你剛才不是說了,我都不限于活物了,區區裁判又算得了什么?”

    “嗚~~~”這笨蛋侍女終于體會到了作繭自縛的感覺。

    聽著她可憐兮兮的悲鳴,我被這小侍女誘惑的不行,頭一低,已經親了下去,隔著薄薄的黑色面紗品嘗著香唇,然后微微一咬,一扯,這塊面紗就被扯開,露出一張絕世傾城的俏顏。

    被扯開面紗的小侍女似乎更加不堪害羞,整個身子在懷里緊緊蜷起,淚眼汪汪,做著最后的掙扎。

    “笨蛋,好色,無恥,下流,禽獸,變態,這樣的親王殿下被十萬匹馬踩死就好了。”

    “才十萬匹?威力不夠啊。”說著,我真正親上了這小侍女的櫻唇,再無阻礙,那悠然的唇齒幽香,一點一滴的滲入鼻腔之中,在舌尖打轉,讓人心醉神迷。

    明明是和卡露潔一模一樣的臉蛋,但是在我的眼中看來,黃段子侍女又有著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比卡露潔更加誘人,更加能引起內心的欺負yu|wang。

    想著想著,這笨蛋侍女已經被我推倒在床,將她壓在身下,肆意的親吻起來。

    “說吧,來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才不信她那胡扯的什么監督不監督,而且已經隱約猜測到了原因,只是為了調戲這小侍女才追問下去。

    “監督笨蛋親王。”黃段子侍女用害怕顫抖卻不服輸的語氣應道。

    “說實話。”

    “為了兜售過期避孕藥。”

    “要打你屁股了。”

    “說的好像我說了實話,說話不算話的禽獸親王就不會打似的。”小侍女幽幽看了我一眼,相處多年,她對我的性格那是已經了如指掌。

    “那到也是。”我點了點頭,不安分的大手悄悄滑落,在她緊致的****上一輕一重的揉捏起來,這小侍女立刻用膽怯的眼神看著我,露出欲哭的表情。

    “笨……笨蛋親王……不許……不許真的打……不要……我不要被打,我以后不敢了嘛。”說著,黃段子侍女小嘴一扁,豆大的淚水已經在眼眶里打著轉。

    傲嬌,膽怯,害羞,不擅長交際,并且有著男性恐懼癥的她,能在我面前囂張到這個份上,已經是在用生命賣節操了。

    仔細凝視著她的臉龐,那欲哭的眼睛里面,有一股掩飾不住的疲憊,我伸手擦干上面的淚水,在眼眶邊上輕揉起來。

    “累了?”

    “恩。”被欺負到這個份上,終于暴露了真面目的小侍女,乖巧的點了點頭。

    “想要我怎么安慰你?”

    “才……才不要笨蛋親王的安慰,我才不是為了這種無聊的東西而來!”

    “你還嘴硬?好吧,算了,你慢慢在這里睡,我去找維拉絲她們。”說著,我松開壓在身下的小侍女,做狀起身,就見這小氣巴巴愛吃醋的侍女用一副苦大仇深的目光瞪著我,發出無聲悲鳴。

    “真是個笨蛋。”我心里一柔,重新俯身將她抱住,細細的親吻起來。

    這小侍女,應該是這段時間忙壞了,跑來求安慰的,看她的眼神就知道,雖然兇巴巴的一副很傲嬌不屑的樣子,但里面隱藏著的卻是受傷小狗一般的求安慰,求撫摸的乞求之色。

    也不看看我們是多少年的偷-qing主仆了,這點小心思還想瞞我,讓你口嫌體正直。

    心里想著,我輕輕在小侍女的屁股上一拍,越發肆意在她身上親吻,那早就已經被我脫的滾瓜爛熟的侍女服,簡直就跟毫無防備一樣。

    但是,黃段子侍女很快就制止了我的進一步動作。

    “不……不行。”雖然語氣依舊害羞顫抖,但卻別有一份堅定,讓我停下了動作。

    “這樣已經夠了,我是侍女。”近在眼前的紫色眸子,亮晶晶的注視著我,透露著不舍的堅定,以及濃濃化不開的醋意。

    “禽獸親王去找正牌妻子去吧,哼,我才不要變成你發泄****的工具,呸~~~”朝我扮了一個鬼臉,這小侍女在我愣神的時候飛快脫身,往窗口上一站,再次回過頭,對我投來醋意十足的險惡眼神,才開窗一躍離去。

    這笨蛋……我無奈搖頭,既然不想和維拉絲她們搶,就早說嘛,弄的我不上不下的,簡直用心險惡。

    不好,又得去洗個澡了,聞了聞身上沾滿的郁金香味,我哭笑不得。

    結果,光是今天一晚上就洗了三次澡,別問我最后那次是為什么,我不想和ACER討論這種問題。

    第二天一早,從琳婭溫柔的纏繞中躡手躡腳醒來,起床穿好衣服,剛出房門,正好和維拉絲打了照面,這害羞的小狗狗貌似立刻回想起了昨晚的旖旎,白皙臉蛋唰一下通紅起來,低著頭,招呼都不敢打就匆匆的跑回房間里頭獨自害羞去了。

    都老夫老妻了,還害羞個什么勁,我不斷搖頭晃腦,臉上的得意卻是暴露無疑,正好被三無公主看到,只見這小三無用淡漠的目光一個勁的盯著我,盯的我心里發毛。

    “怎……怎么了?我臉上粘了什么東西嗎?”我忍不住問道。

    “沒有。”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簡潔回答,只是頓了頓后,三無公主補充了一句。

    “只是上面刻了禽獸。”

    “……”她說的如此有理,我竟無言以對。

    “別那么冷淡嘛,去,為主人我準備些水果,早上吃水果好啊。”我揉著這小三無似白乎乎的肉包子一般柔軟的大帽子,強裝爽朗。

    本以為她會無動于衷,無視我這個主人的命令,沒想到她還真的小跑到廚房里,一會兒探出頭,手里握著一把明晃晃的菜刀,看的我眉頭一跳,仿佛體內那顆放蕩不羈的心靈乘上了一條好船,在自由翱翔……

    ***************************************************************************************************

    第一更,接下來還有兩更,但是點娘很卡,不要再坑我了啊混蛋,我可是足足提前一個小時開始上傳了!!!

    。。。

設置 手機 目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