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

首頁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 第二個十年

書簽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 第二個十年

第七重奏01
    ****************************************************************************************

    第五年,感覺一直修煉的三個元素魔法,火山爆,颶風裝甲,以及極地風暴,有了點小進步,就算不依賴二重技巧,光是用魔法,也能稍微應對一下普通敵人,這已經是很不錯的成績了,首先,這三個元素魔法都是中低階魔法,其次,魔法的技能等級并不高,再然后,最重要的一點是,我是個落單的,沒有肉盾扛在前方嘲諷吸怪的苦逼法爺。

    這樣的情況下,能單純用這三個元素系魔法對付一部分敵人,已經讓我十分滿意。

    第六個年頭,感覺自己的鐵匠事業遭遇到了瓶頸,這種感覺,就像是在讀小學一年級,開始學加減法的時候,智商忽然就有點不夠用,開始看不懂題目和數學符號了。

    好吧,我都不想吐槽自己的鐵匠天賦了,智商不夠,努力來湊,在考驗世界里,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時間,別人做一題就學會的東西,大不了我做一千題,一萬題,將它掌握就是了。

    第七年,感覺好像突破了小學一年級的瓶頸,升到了小二,但能正常修理的依然僅限于普通級裝備,擴展級的,白板還好,勉強一修,雖然鐵定會掉耐久上限,藍色和以上的,碎的我心都碎了,總共也沒幾件,至于么?

    第八個年頭,唯一值得紀念的事情,就是終于爆落了一件精華級裝備。

    是的,第一世界掉普通級裝備,第二世界有一定概率掉擴展級裝備,第三世界有小概率掉精華級裝備,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不正常的是我這張黑臉,以及在外號新手村的鮮血荒地闖下的十里坡劍神稱號。

    這件精華級的裝備是一把白板長矛,亥伯龍之矛,屬性……白板有什么好說屬性的,對于以前的我來說,就是扔給恰西分解的料,現在卻成了人生感動的第一次,真是……真是……

    真是讓我想立刻握著這把和自己臉一樣顏色的矛外出打獵啊,難道這里面包含著什么神秘莫測的暗示?

    第九個年頭,感覺標槍已經得心應手,二重普通攻擊幾乎能隨手使出了,之所以是標槍,并不是為了紀念那把被我敲碎的金色標槍,只不過是標槍啊,長矛啊之類的武器爆落稍微多一點,所以使用更頻繁些罷了,沒什么特殊的理由。

    但是,感覺有什么特殊的,令我很不爽的含義和暗示在里面,艾芙麗娜那家伙,真的只詛咒了我一年么?

    第十年,開始慌張,開始期待,開始心不在焉,數著日子,數著數著又不敢數,一天一天的過,孤獨而期待,這種煎熬感難以形容。

    但是好歹,我這次算是熬過來了,沒有像第一個十年那樣狼狽,那么不堪。

    應該吧?

    而后,睜開眼,清晨的陽光照耀下,近在眼前的維拉絲的臉蛋,像是天使一樣神圣美麗,那雙一眨不眨的烏黑眼眸,比我在考驗世界的第二個十年里,爆落的唯一一顆無瑕疵寶石,還要璀璨萬倍。

    我原本以為我做好了心理準備,不想讓女孩們擔心,堅信自己醒過來之后,能夠表現的風輕云淡,從容不迫。

    但是,那一剎那,淚水還是控制不住的洶涌而出。

    自己,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堅強。

    自己,并沒有想象中的那樣,在考驗世界的第二個十年里,在三千六百五十個日夜里,從容渡過。

    或許,沒有第一個十年那般狼狽。

    但是絕對絕對,在自己沒有察覺到的地方,狼狽了,甚至是漸漸麻木了,卻以為自己還很淡定。

    所以才有見著維拉絲的容顏,瞬間露出如此劇烈的反應。

    “大人,又做噩夢了。”維拉絲用著肯定的語氣,一如我入睡之前,一如十年之前,將我摟到她的溫暖胸懷之中。

    “啊啊,是的。”埋首在維拉絲圣潔的懷抱之中,我聲音有些哽咽,感覺很丟臉,但是又抑制不住感情。

    “但是,好在有你,所以沒事。”

    “是嗎?”感覺上,維拉絲應該笑了,應該露出了無比動人美麗的笑容,想要抬頭看,又想要繼續在她的懷里感受久違十年的溫柔,內心很是糾結,恨不得能多分出幾個身體,全身全心的去感受女孩們的存在。

    過了一會,維拉絲的聲音再次響起:“雖然……很想這樣一直抱著大人,但是,大人一定也很想念其他人,很想見見其他人吧,所以,該起床咯。”

    “嗯……”用鼻子悶聲應了一句,卻是足足在維拉絲的懷里又多賴了將近半個小時,才磨磨蹭蹭的被伺候著起了床。

    擁抱狂魔,再次出動!!!

    哦哦哦,這不是惡龍蕾娜么,怎么每次出門第一個遇到的都是她,雖然是個毒舌可惡的家伙但十年沒見了我還是勉為其難的給她一個熱情擁抱吧。

    結果我才剛剛張開雙臂,這小母龍就看穿了我的舉動,一個快步加速急拐彎,下了樓梯,還不忘扭頭對我做個鬼臉,好似在說,這次沒門,不會再讓你抱第二次了。

    唉,真是無情,難道已經忘了一夜夫妻不止百日恩了么?

    沒辦法,還好莎拉小天使也出門了,被我抱了個痛快,還有西露絲,艾柯露,琳婭,小黑炭,萊娜,三無公主,還有艾卡萊伊,還有水晶,還有莉莉絲,還有貝雅丫頭,還有恰西,還有老酒鬼,還有穆矮冬瓜……

    呃,后面兩個還是算了,我已經不是十年前那個饑渴難耐的擁抱狂魔了,現在的我,是一個有格調,有品位,有底線的擁抱狂。

    “唉,今天的小弟又開始了么?”

    見我抱著小黑炭不放,一大早就過來蹭早餐,順便想帶乖學生去歷練的薩綺麗,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同樣頭疼的還有愛娃兒,誰讓女兒控能量來源最多,補充最容易呢。

    相比之下,水晶我就開始有點嫌棄了,雖然抱起來很舒服,也算是半個女兒沒錯,但是那一副山寨自圣月賢狼的童顏巨【嗶】的下作身體,總是感覺怪怪的,而且還條件多多,滿腦子想要吃的,不投食不愿乖乖聽話,你看雙子公主和小黑炭,哪有那么多事。

    薩綺麗剛進門就掏出了一根狼牙棒,顯然是想警告我別想像昨天那樣抱上來,也是無情的很,以前可是很熱情的,忽然冷不防的親過我一下,我還記得清清楚楚,當時都沒說什么,典型的只準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愛娃兒么,沒準備什么,但是冷冰冰的一張臉,總是在我出現在她十米范圍內時,盯過來,以為我稀罕,想當初圣月賢狼的時候她可是……嘖嘖,不說也罷,總之鄙視這抖M天使。

    哦哦,這不是碧絲親么,一大早就過來了么?綠林酒吧不用幫忙了么?不管先,抱一個。

    然后,碧絲就額頭冒煙了,堂堂的龍騎士就這樣倒下去了,嘿嘿,這小侍女和維拉絲真的挺相似,但是又有本質上的不同,比如說,最重要的一點是,在手握平底鍋的時候不會讓人覺得害怕……

    咳咳,說錯了說錯了,撇開廚藝這些基本能力不談,應該是維拉絲擅長唱歌,草原風的舞蹈也是一流,而碧絲擅長的是釀酒,以及……喝酒,呃。

    忽然意識到,碧絲也有意想不到的彪悍一面,雖然或許她自己也沒察覺到。

    另外,感覺缺了點什么,仔細一想是侍女三人組的另外兩人,菲妮和歐娜,平時都是一起出現,這些日子只見到碧絲一個人,是有點不適應,當然,原因我十分清楚,正是因為自己現在的狀態,不宜讓太多人知道,雖然我是對菲妮和歐娜很放心,讓她們知道也無所謂,菲妮雖然平時口無遮攔的,但懂得輕重分寸,畢竟前身是盜墓賊。

    啊,總是這么說,會不會給人感覺盜墓賊好像很厲害,很萬能的樣子?

    總之,雖然我是無所謂,但阿卡拉還是秉承著能少讓一個人知道,就少一分風險的原則,就是不知道碧絲在菲妮歐娜面前到底是怎么解釋和隱瞞的,也是為難這個善良單純的女孩了,為了我,要在最好的朋友面前撒謊。

    “啊,對了恰西。”

    補充各種能量之余,我并沒有忘記正事,本來就打算就算再怎么饑渴,也要跑一趟,正好恰西和穆矮冬瓜因為莉莉絲的裝備外觀問題,都在這里,到是省得我去找她們了。

    “有什么事嗎,長老大人?”恰西一如既往的大個子小膽子,被我叫到名字,立刻就脖子一縮,小心翼翼的看過來,活像是上課打瞌睡被老師點了名的乖寶寶學生。

    “沒什么大事,別緊張,我就是心血來潮,忽然想跟你問一問有關于鐵匠的事。”

    “鐵匠的事?長老大人有什么問題想問嗎?”一聽專業對口,恰西稍稍壯起了點膽子。

    “呃……就是關于裝備的耐久修理,有什么訣竅嗎?”我胡亂比手畫腳一番,生怕恰西聽不明白,我要的只是修理耐久方面的經驗和竅門,而不是其他更高深的東西。

    “耐久修理嗎?”恰西愣了愣,似乎在驚訝,原本以為我這個高高在上的長老大人以及前救世主,要問什么高深莫測的,或者是事關重大的問題,沒想到只是……耐久修理而已。

    這可是連一個菜鳥鐵匠都能信手拈來的基本活。

    “對的,沒錯,有什么竅門嗎?不介意的話就教教我吧。”我不恥下問,拼命點頭,雖然有信心能通過大量時間來堆積修理經驗,成為一名合格的修理匠,但如果能得到恰西和穆矮冬瓜這些高手的指點,那無疑會少走很多彎路。

    說著,我不忘把目光撇向還在和老酒鬼一起大吃大喝,厚顏無恥的穆矮冬瓜。

    吃了我的早餐,總得傳幾手吧,可別把我這個羅格第三吝嗇不當回事。

    “修理?哦,修理。”或許是察覺到了我的警告目光,為了以后還能蹭多幾頓,這老冬瓜總算是抹抹嘴,回應了,但是……

    “你說的是耐久修理?”他似乎又不大確定了,重新問了一遍。

    “不然你以為我在說什么?”

    “你想學?”

    “這個嘛……你就當是這么回事吧。”我含糊其辭。

    “問恰西去吧,別問我。”

    “怎么,是因為覺得在這方面,你遠不如恰西么?”我冷笑一聲,激將法開啟。

    可是,穆矮冬瓜是什么人?能氣死羅格第三吝嗇的人,他不吃激將法,攤攤手,露出無辜無奈表情。

    “耐久修理這種簡單的基本活,不是像吃飯喝水一樣,天生就會么?還用得著學習?這種一看就懂的東西,我哪來的竅門,你吃飯吞咽需要竅門么?”

    我當時就氣的元首顫了,卻還無可奈何,想不出一句反駁的話,穆矮冬瓜說的太理所當然,理所當然到讓人沒辦法不相信他的話,不相信他真的是天生就會,天生就是干鐵匠這行的料。

    只能說,這就是庸才……不,是蠢材和天才之間的差距,一字之差,天差地別。

    還好,這里還有一個不是那么天才的人,我放棄了沒有任何溝通語言的穆矮冬瓜,將希望寄托于恰西身上。

    果然,恰西咬咬筷子,把頭一點。

    “竅門么,當初我也是學了一陣子才漸漸上手,是有一點經驗心得,都記在筆記上了,不知道能不能幫上長老大人。”

    “能,當然能了,筆記在哪,能讓我看看嗎?”我喜出望外,激動的連連點頭,恰西才是我方隊友啊,至于穆矮冬瓜,吃我一矛吧混蛋!

    “讓我想一想。”或許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就像是小學時寫的作文,或者是幼稚園時留下的涂鴉,恰西認真想了好一會兒,總算想起來了。

    “應該還在第三世界的鐵匠鋪里,當初來的有點匆忙,感覺也不需要了,就沒把這份筆記帶過來,我立刻就去給長老大人拿來。”

    說完,恰西不顧只吃了一半的早餐,立刻就站起來,要動身了。

    “不急。”我靈光一閃,讓她先把早餐吃完再說。

    同時,腦子開始高速轉動起來。

    這份筆記留在了第三世界?

    。。。

設置 手機 目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