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

首頁 > 都市小說 > 護花極品小混混 > 第219章:金紫垛

書簽

第219章:金紫垛

淡定
    第219章:金紫垛

    看著棒子武士那怒目的光芒,像是要吃人一樣,氣極了,不過,何大仙卻是不以為然的笑著,說道:“怎么,想要和我斗法嗎?哎……,很可惜,你已經無法與我戰斗了!”

    “什么?”

    武士男十分驚訝,何大仙是怎么知道的,他還想要用氣勢,將何大仙嚇走,沒想到,何大仙居然直接把話挑明了……

    確實,就是方才,武士男突然感覺自己擔不上氣來,原以為,只要稍微過一會兒就好,可是,越是往后,他越是發現自己的提不上氣來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與何大仙婆婆媽媽的折騰了半天。

    然則,他并不知道,何大仙之所以會和她婆婆媽媽,那也是在等時間,能不動手,就不動手,否則,傷人傷已還傷財,這可不是何大仙想要看到的,畢竟這里是在大都市之中,而且,現天還未黑,要是這般下去,社會還不得亂套了,這棟大樓還不得坍塌。

    也正想有這些顧及,所以,何大仙早在之前,發現李道士是假的時候,便是在他故作布置防御罩之時,在其中架了一種慢性的藥粉。

    那可是在火溶洞之中,那個丹爐房中找到的藥粉,居龍千霸天所言,這是一種無色無味,能夠毒倒渡劫期強者了軟筋散,于是,何大仙便想要且這武士男來試試藥。

    微微驚訝之后,武士男想了一下,忽然發覺,事情的不對之處,于是當下問道:“這是你搞的鬼?”

    “恭喜你答對了!”何大仙笑著說道。隨后,喊道:“詩柔,出來吧?”

    聞聲,李詩柔走了出來。

    見狀,武士男十分驚訝道:“她……她怎么也在這兒,你……。你不是說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嗎?”

    “哈哈……”

    何大仙大笑,這丫的還相信了他的話,自己有那么蠢嗎,這點小問題不搞清楚,敢這樣做嗎?真是的!

    “你……我父親和道爺爺呢?”李詩柔則是直奔主題的問道。

    “哼……”

    對于李詩柔的問話,那武士男則是冷哼一聲,直接閉口不說話了。

    見狀,何大仙說道:“詩柔,問他是沒有用的,看我的!”

    說話間,走了過去,站在了武士男的面前,淡然笑道:“你不說也沒關系,反正我已經讓人去找了,我相信,只在要還在華夏之內,不出十分鐘,我便會接到消息!”

    聽了何大仙的話,武士男依舊不開口。這時,何大仙的電話響了起來:“我是流。氓,我是色兒。狼,你能把我怎么樣……”

    何大仙掏出手機一看,來是顯示,“衛哥”兩個字,淡然一笑,道:“小子的情報還真不是一般的牛,這么快就有消息了。”

    何大仙接通了電話,“我是何大仙。”就說了這一句話,隨后便是長時間的沉默,過了許久,放下電話,臉上依舊平淡發靜湖之水,沒有一絲的波瀾。

    “大寒帝國,左派支持者,左王子手下第一得力干將,金紫垛(金子多),攜帶著絕密任務與千面人皇入我華夏,闖我廣城,找我麻煩!”

    何大仙憤然的說道,情緒有些激動,“入華夏與我無關,闖廣城,我不能原諒,得小懲,但是,找我麻煩,堅決不能縱容!”

    聽了何大仙的話,武士男子的眼中,頓時之間,便是露出了駭然的驚異之色,他的身份,幾乎是絕秘,就算是在大寒帝國,也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唯一的上線,就是左王子。

    這一次華夏之行,就連大寒帝國的驕傲,千面人皇,也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更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大寒帝國的使者。

    沒想到這才短短的半小時之間,何大仙然調查的一清二楚。沒錯,他的確是攜帶著左王子的密令,來到了華夏,而且,他的真實姓名,也確實是叫金紫垛!

    太可怕!

    這一刻,對于何大仙,金紫垛生出了淡淡的畏懼之感!

    “精子多先生,不知我說的對還是不對呢?”何大仙邪笑著問道。

    “你……你……”金紫垛有些后怕和慌張的說道:“你想要怎么樣?”

    “我想要怎么樣,你應該知道呀?剛才不是還自夸自己聰明么?”說話間,何大仙在其身上點了一下。

    頓時,金紫垛便是定在了原地,這時,何大仙將其手中的武士刀接了過來,說道:“啊喲喲喲喲喲……好刀呀,真是好刀,難怪剛對可以劈出那么犀利的一刀!”

    “……”金紫垛無語,那是自己實力的武技已經我爐火純青了好不好!

    “不知道,我把這東西砍上一刀會怎么樣?”何大仙交手中的武士刀對準了金紫垛的小丁丁,“就是不知道,要是砍來之后,你還是不是精子多呢?”

    “你……你可別亂來呀,既然知我是左王子殿下的人,你要傷到我,左王子饒不了你!”

    看何大仙的樣子,金紫垛怕了,下意識的搬出了左王子,希望可是借此還讓何大仙有所顧忌。

    然而,他不知道,何大仙最恨的就是被人威脅了,何大仙直接手起刀落,干脆利落的在其小丁丁之上斬了下去。

    “啊……”

    金紫垛大聲的叫了出來。那聲音撕心裂肺,震耳欲聾。

    聞聲,何大仙直接將武士刀扔在了地上,伸出手來,蒙住自己的耳朵,隨后,待到那叫聲停止后,

    何大仙才很是無奈加委屈的說道:“你叫什么叫呀?你知不知道,被你嚇到了,我這一刀吹歪了,那多浪費力氣呀!害得我還得從親來過,第一刀是免費的,這再來一次,我可是要收費的,一口介,一千萬!”

    我操·!

    聽了何大仙的話,金紫垛欲哭無淚呀,這人也太不要臉了吧。砍自己的小丁丁,還想我給付錢,我特么的是傻逼嗎!

    “噗嗤……”

    然而,在一旁看戲的李詩柔則是掩嘴笑了起來,還真別說,她笑起來與往日冰冷的樣子,成為了鮮明的對比,冷的時候像雪山之顛的雪蓮花,笑起來,則像陽光之下的太陽花,燦爛而美麗。

    何大很看了一眼李詩柔,頓時被吸引,“詩柔——你笑起來真美,你是一直這樣笑著,我也許會愛上你!”

    何大仙的這話說得很是虛偽,其實,他已經的愛上了,還在這里說,‘也許’,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樣這樣。

    不過,對于何大仙這樣的話,李詩柔則是臉紅了下來,“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殘陽如血,那血紅的光芒之下,李詩柔的美麗更是驟增,看得何大仙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假的!”

    何大仙賴皮的一笑。

    “不行!”李詩柔的態度忽然變得強硬,“這話可是你自己說的,不許返悔,否則,等我到了元嬰期的時候,天天詛咒你!”

    “要不要這么狠呀?”何大仙眼珠子掉了一地,龍千霸天說得還真不錯,不要看了女人就想,也許許那天雷劈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哼……就要這么狠,不然,找不到男人,特別是像你這么好的男人!就得得非常手段,否則,你還不跟人跑了!”李詩柔說得頭頭是道。

    “……”

    李詩柔與何大仙在打情罵俏,玩著曖昧。

    一旁被冷落的金紫垛,那是又高興又想罵娘,何大仙不砍他的小丁丁了!可是,這特么的又算怎么回事嘛?把老子定在這里,又不理老子,這是什么意思?

    “你們……這也太過份了一點!”金紫垛很是生氣,“要是不放了我,李家那兩個家伙只有死路一條!”

    “真掃興!”

    何大仙淡然的沖著李詩柔一笑,“我先把那個污點處理好,不然,這么美好的風景都被踐踏了!”

    污點?

    !!!

    居然敢說我是污點!金紫垛氣得不行,他可大寒帝四左王子身邊的人,除了右王子之外,沒有任何人敢對他不敬,更不敢像何大仙這般侮辱于他!

    “噗嗤……”

    這氣得實在是不行,一口血水吐了出來。

    吐血之后,金此垛不由的心中一喜,因為他的內力之氣已經的開始恢復,不過,只是恢復的速度非常的慢,不過,也需要十來分鐘就好,到那時候,他就可能沖破何大仙的所封的穴道,從而獲得自由。

    “何大仙,你么了個逼的,有總你打呀!”

    金紫垛發現,方才吐血,能夠起到逼毒的作用,只要多吐幾次,他相信,更是可以解毒了。于是,便想要激怒何大仙,從讓其找自己。

    “哦!”

    聞言,何大仙也很是配合,應也一聲,便是再一次撿起地上的武士刀,很是誠肯的說道:“拳頭打你,要是我的手被打痛了怎么辦,還是用刀砍小丁丁來得更爽快一些!”

    我操。

    金紫垛突然后悔了,早知道會是這般效果,他寧可閉口不言,那樣更安全些,可是,現在已經晚了,看自己自己的小丁丁又要不保了?

    當下笑著說道:“要不這樣,你用拳頭打,一拳我出一千萬怎么樣?”

    “多少?”何大仙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還真有這么傻逼的人呀,出錢請人打自己

    請分享

設置 手機 目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澳洲幸运5时时彩开奖结果